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論文為交流平台文章

 

憶突尼斯援外醫療那些事(中)

江西中醫藥大學 虞勝清

(20170809(杏林論壇第191期)

按:對於我曾工作過2年的突尼斯,現在的狀況不甚了解,只能引用相關報導略窺一、二。 “2011年,'民主'後的突尼斯,這個曾以穩定著稱的'和平綠州',成了恐怖分子'偏愛''暴力荒漠',突尼斯這個曾經公認的北非高競爭力國家的經濟,已經陷入了泥潭無法自拔。突尼斯經濟蕭條……持續不斷的恐怖襲擊使得作為突尼斯外匯主要來源的旅遊收入銳減50%以上,同時,突尼斯工業企業的生產也因持續不斷的靜坐和罷工出現嚴重萎縮。 ……”(引自《中東之殤:天堂和地獄只是一個西方民主的距離》)

一、突尼斯概況

二、援突醫療隊概況

突尼斯是個伊斯蘭國家,儘管和有些教規很嚴的伊斯蘭國家相比較,可以說是比較開放的,如有些阿拉伯國家婦女出外必需用紗巾將面部裹住,突尼斯國婦女無此朿縛,而且可以參加各項社會工作,上至政府部門,下至各行各業。又如該國獨立後很早就實行一夫一妻制,不像有些阿拉伯國家至今仍實行一夫多妻制。但它信奉的畢竟是伊斯蘭教,舉例來說,國內針灸治療室,可以男女病人同處一室接受治療;而在突尼斯國就不行,尤其是女病人做治療時,絕對不允許男病人入內;如果治療室內有男病人時,女病人自然更是不會進去的了。再舉個例子:突尼斯電視台全國祇有二個頻道,一個頻道是突尼斯中央電視台,另一個頻道則大部分時間轉播法國二台節目。法國台也很尊重阿拉伯國家的習俗,播放的節目比較文明。但播放的故事片中難免有一些裸鏡,凡是出現這類鏡頭的時候,突尼斯電視台就立即停止轉播,有時甚至長達十多分鐘。克比里市雖然是個省會,但連一個電影院都沒有;而電視頻道又僅有二個,其文化生活之單調可想而知。

克比里省單獨成為一個省的時間不長,所以中國醫療隊在該省設醫療點是從1986年開始,我所在的這一批醫療隊算起來應該是派往該省的第五批醫療隊。

            三、針灸工作開展情況

赴克比里省醫療點的前四批中國醫療隊都沒有針灸醫生,經突方的一再要求,我們這一批醫療隊第一次向該省派出針灸醫生,因而,我有幸成為中國醫療隊派往該省的第一位針灸醫生。

我們第五批醫療隊1996722日抵達克比里省醫院,其他各科的中國醫生第二天都上了班,與即將回國的老隊員辦理交接班的有關事宜。由於針灸科是新開設科室,所以克比里省醫院與中國醫療隊密切配合,積極開展針灸科的籌建工作,從院長到各有關部門負責人,如醫務總監、後勤總監、人事科長、門診護士長等,都十分重視這項工作。記得我們到達該院的第二天,該院院長接見全體醫療隊員時,當醫療隊翻譯向院長介紹我是針灸醫生時,這位院長高興地用法語說:“EnChante de faire VOtre Connaissance ”(意為:很高興認識您)。在整個接見過程中,這位院長只對我這個針灸醫生說了這麼一句十分友好的話,說明突方對中國針灸非常歡迎,這在中國醫療隊隊員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於突方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他們在門診部診室較為緊張的情況下,硬是騰出了二間大房間做為針灸科診治室,配備了一名護士,協助醫生的醫療業務和翻譯工作(即在我和病人之間充當法語和阿拉伯語的翻譯)。還配置了六張病床作為針灸治療床,因為這種病床是彈簧床,而且床墊是用海綿墊,人睡上去以後,稍微一動,就會晃晃悠悠,不利於針灸的操作。我便向院方提出應當改用木板床,他們二話不說,當即請來木工,加班加點趕製了六張嶄新的床板。就這樣,針灸科的籌建工作終於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得以順利完成,我在820日開始正式上班。我們醫療隊除值班醫生要上夜班外,其他上白班的,包括我這位針灸醫生都上半天班,即:上午上班,下午自由活動。

記得針灸科開診的頭二天,每天上午只有3個病人。但在以後的幾天中,就診病人直線上升,到830日,離開診僅僅短短的十天時間,針灸患者就多達30人,此後一發不可收拾:初診病人源源不斷。根據這一情況,我及時採取措施加以控制,例如每週一、三、五上午診治男性病人,二、四、六上午為女性病人(突尼斯國每週僅星期日休息一天),這樣病人就必須隔天針灸一次,每位病人一周最多只能針灸三次。另外,還按照病程決定每周治療的次數:凡病程在三年以上的,每週針灸一次;病程在六個月至三年者,每週針灸二次;病程在六個月以內的,才可每周安排針灸三次。儘管如此,就診病人每天上午仍有20—30人次,一直居高不下,拖班成了家常便飯。從中國醫療隊總隊到各醫療分隊都知道克比里針灸開創局面順利。

由於事先沒有想到用病床做針灸治療床,病床位置偏低,作為針灸醫生的我,必須始終彎腰進行針灸操作,加之病人越來越多,僅僅半個月的時間,就引起我腰部疼痛。當時,我抱著為突尼斯人民解除病痛,以增進中突友誼、宏揚針灸這一祖國醫學瑰寶的信念,一直帶病工作。同時向院方提出換床,或將床位墊高。院方經研究後,立即按照我設計的高度,到離克比里250公里的斯伐克斯市定做了六張新的金屬床,並於105日予以調換,這再一次說明突方對中國針灸的重視和支持。

就這樣,我帶病堅持二月餘,雖然吃了些西藥如索密痛之類,沒有效果,終於在114日腰痛增劇,並引起左下肢坐骨神經痛,腰部不能轉動,不能下地行走。經拍攝X光片發現腰椎骨刺形成,考慮為“腰椎間盤突出症”。但因該醫院沒有CT檢查,經與院方交涉,同意派車送首都突尼斯檢查,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症”,這也充分說明突方對中國醫療隊的友好態度。後經用針灸、拔火罐及內服從國內帶來的雲南白藥,治療半月症狀消除,恢復工作。

二年來,針灸科開展了體針、耳針、電針、艾灸、拔火罐與推拿等多種醫療項目,對於許多常見病、多發病取得了較滿意的療效,如:風濕性關節疼痛,肩關節周圍炎、腰椎骨質增生、頸椎病、膝關節骨質增生、坐骨神經痛、神經性頭痛、面神經癱瘓、胃下垂以及軟組織挫傷等;而對於一些疑難病也取得一定療效,如中風後遺症、腰椎間盤突出症、聾啞等。如克比里醫院院長的母親73歲高齡,患風濕性關節炎,全身關節疼痛,長期服用西藥,無明顯效果;但接受針灸治療後,針扎到哪兒,哪個部位的疼痛就消失。又如該院醫務總監的妻子左半身患風濕關節疼痛,歷時四年,在該院服西藥無效,經隔天針灸一次,僅9次就解除了病痛。

那些在當地治療效果不明顯的病人,經針灸治療解除病痛後,都感到不可思議,有些病人甚至拿著針反复尋找是否像注射針頭一樣有針眼?裡面是否放了藥?當確認無針眼、無藥物時,都感嘆“太神奇了!”都表示十分感謝,一些病人甚至高舉雙手用阿拉伯語對我高喊:“太感謝中國醫生了,真主會保佑您的!”後來,針灸病人不僅來自克比裡本省,還有來自鄰近一些省份的,如GABES(加貝斯)GAFSA(加無薩)TOZEUR(托澤爾)SABES(斯伐克斯)等,甚至有些從突尼斯首都前來我科診治。

(待續)

原載《江西中醫學院院報》

校核   李清雲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