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抗擊新冠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針灸聚英

中醫敘談

知識園地

醫事趣聞

互動探研

公告通知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杏林精粹-臨床集錦文章

中醫治療新冠疫苗相關性帶狀皰疹的觀察

比利時仁濟醫藥中心 王仲彬中醫師

(20220610(杏林論壇第655期)

新冠疫毒肆虐人類兩年多,造成世界各國染疫病例達到五億多人次,而染疫後因各種原因死亡的病例也超過六百萬人。自2021年起,多種新冠疫苗陸續問世,並在全球範圍內開始接種第一針、第二針,後來又接種了第三針,即疫苗加強針。部分國家甚至對特殊人群已經開始接種第四針。據說,這些普遍接種的疫苗雖然難以阻斷新冠疫毒的傳播,但是卻能夠有效地保護易感人群,特別是在預防重症、減少死亡方面可起到重要作用。

不過,隨著新冠疫苗的施打,各種各樣的疫苗副作用陸續被報導出來。常見的副作用有:如接受注射的手臂上有疼痛、發紅、腫脹等;而在身體的其他部位則可能有發熱、惡寒、頭痛、身痛、疲勞、噁心等。甚至還會出現心肌炎、心包炎、血栓病、帶狀皰疹及其他更為嚴重的副作用。

近一年來,我在臨床上接治過不少新冠疫苗副作用病例,並用中醫、針刺綜合療法治愈過兩例新冠疫苗相關性帶狀皰疹病證,療效滿意。帶狀皰疹為西醫病名,而在中醫古醫籍中則有不同的病名。如:“蛇串瘡”、“纏腰火丹”、“蜘蛛皰”、“串腰龍”、“蛇丹”等。

今將此兩則帶狀皰疹(蛇串瘡)病案整理成文,報告如下:

一、阿斯利康疫苗相關性帶狀皰疹案

       姚女士,旅比華人,71歲。因右下肢燒灼樣疼痛三天,右大腿內側皮膚皰疹一天而於2021812日來診。患者自訴於87日接種阿斯利康疫苗(The AstraZeneca vaccine)第二針後,手臂局部即有疼痛腫脹感,而無發熱、惡寒等症。但在89日起突感右下肢疼痛,從大腿至膝關節甚至小腿部都有疼痛感。自用活絡油外搽按摩等多次,疼痛不見減輕。於811日晚發現右大腿內側出現多處皰疹樣皮損伴有疼痛,自忖患上了“蛇丹”。次日晨即打電話與我聯繫,希望盡快來診求治。

該病患為我的老病友,向來相信中醫針刺療法。現症有:皮膚紅疹紅斑及小水皰,呈條帶狀密集分佈,從大腿內側根部蔓延至近膝部內側,疼痛劇烈,呈燒灼樣疼痛,時或呈針刺樣疼痛。瘡面有少量破潰,滲出等。口乾思冷飲,心煩口苦,夜難入寐,大便秘結、三日未解,尿黃短赤。查體:右大腿內側散在密集成簇的大小不等水皰,有少量破潰、有滲出液,基底為鮮紅斑,充血,周圍有紅暈。舌質偏紅,舌邊紅,苔黃稍膩,脈滑數。血壓:120/75mmHg。否認有高血壓病、糖尿病及自身免疫性炎性風濕性疾病等病史。

中醫診斷:蛇串瘡,肝經毒熱型。西醫診斷:帶狀皰疹。

治療採用中藥、針刺、火罐等綜合療法。

針刺選擇合谷、支溝、曲池、陽陵泉、足三里、百蟲窠、太衝等。均取雙側穴位,諸穴均用瀉法。並在皰疹區域周圍,依圍刺法取穴,按浮刺法進針並運針。留針約40分鐘,然後,可在局部和整個背部,行定罐術或走罐術。每兩天治療一次。

外用二味拔毒散調敷患處,每日換藥一次。

中藥用龍膽瀉肝丸和皮膚病血毒丸各8丸,每日三次。龍膽瀉肝丸可清肝瀉火、利濕解毒;皮膚病血毒丸可清血解毒、消腫止痛。另囑進清淡飲食,也可服用綠豆稀飯。

上述綜合療法治療一次後,病友反饋:右下肢及患處疼痛明顯減輕,心煩、口苦減輕,夜間能睡五個小時。局部瘡面也有所好轉,紅暈水皰減少等。再行針刺治療四次,並堅持服用中成藥、外敷二味拔毒散等,患處疼痛完全消失,瘡面結痂脫落,諸症痊癒。隨訪六個月,皰疹等症未見復發,也無任何後遺疼痛等。

按語:阿斯利康疫苗的副作用比較多,甚至會出現血凝或血栓的副作用,但帶狀皰疹的副作用則報導很少。反而信使核糖核酸疫苗(簡稱mRNA疫苗)比如輝瑞疫苗(The Pfizer vaccine)帶狀皰疹副作用的報導多一些。據英國《每日郵報》等媒體2021421日報導:以色列科學家的一項新研究發現,帶狀皰疹可能是與輝瑞新冠疫苗相關的一種副作用。他們對590名輝瑞新冠疫苗接種者進行了研究。其中有491人患有自身免疫性炎性風濕性疾病,而其餘99名是沒有相關疾病的對照組。

自身免疫性炎性風濕性疾病(AIIRD)包括類風濕關節炎、全身性硬化症和混合性結締組織病等疾病。研究發現,在491AIIRD患者中,有6人(佔1.2%)接種輝瑞新冠疫苗後出現了帶狀皰疹。其中5人發生在接種第一劑輝瑞疫苗後,1人發生在接種第二劑後。而對照組的99人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注射疫苗後均未出現帶狀皰疹。

姚女士年歲比較大,身體素質比較弱,平素容易罹患過敏性疾病。但她並沒有自身免疫性炎性風濕性疾病的病史。她在接種第一針阿斯利康疫苗後,出現過發熱、惡寒、身痛、疲倦等症,且持續一周才逐漸好轉,第二針後又出現帶狀皰疹。但在接種第三針即疫苗加強針莫得納疫苗(The Moderna vaccine)後,則幾乎沒有出現任何不適症狀。阿斯利康疫苗接種後出現帶狀皰疹的機理有待研究,但該例帶狀皰疹病案與阿斯利康疫苗接種的相關性是客觀存在的。中醫綜合療法治療這種帶狀皰疹,也是非常有效的。

二、輝瑞疫苗相關性帶狀皰疹案

譚女士,旅比華人,70歲,因左腹部皮膚皰疹伴有疼痛十二天,而於2022125日來診。患者自訴於18日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輝瑞疫苗(The Pfizer vaccine)後,次日即有手臂局部疼痛腫脹感,並有發熱、惡寒、納差、乏力等症。自服撲熱息痛片三天,手臂疼痛腫脹感減輕,發熱惡寒也漸退,但左側腹部漸起疼痛,甚至疼痛劇烈,以燒灼樣疼痛為主,令人心煩,難以安睡。並於113日發現左腹部出紅疹,初起為綠豆至黃豆大小的丘疹,繼之迅速長出水皰,伴有局部疼痛。家庭醫生診斷為“帶狀皰疹”,可能與輝瑞疫苗有關,並給予抗病毒藥阿昔洛韋片內服、阿昔洛韋軟膏外用等治療。十天以後,部分皰疹已結痂,但臨近處皰疹又起,局部疼痛越來越重,痛苦不堪,故來找中醫就診。患者自訴有二十年高血壓病史,長期服用降壓藥,血壓穩定在130/80mmHg左右。否認自身免疫性炎性風濕性疾病及糖尿病等病史。

現症:左側腹部見多處潮紅斑片狀皮損,丘疹水皰呈簇狀分佈,並大致呈上下兩個條帶狀分佈。上一條皰疹的皰壁緊張發亮,皰液澄清,外周繞以紅暈,基底潮紅鮮紅為主,疼痛以燒灼樣疼痛為主。下一條皰疹多已破潰,或皰液渾濁,或乾涸,或有結痂,間見少量鮮亮水皰,基底以紫紅色為主,但外周仍可見紅暈、疼痛以刀割樣為主。上下兩條帶狀皮損之間皮膚正常,各條各簇水皰群間的皮膚也基本正常。局部疼痛難忍,心煩易怒,夜難入寐,痛苦不堪。寒熱已退,但食慾不佳,口苦口乾,小便黃赤,大便秘結,舌質黯紅,苔薄黃,中根部黃膩,脈弦滑。

中醫診斷:蛇串瘡,證屬肝膽濕熱、瘀毒火盛。西醫診斷:帶狀皰疹。

治療採用中藥、針刺、火罐等綜合療法。

針刺選風池、太陽、合谷、外關、曲池、陽陵泉、百蟲窠、血海、懸鍾、足臨泣、太衝等。均取雙側穴位,諸穴均用瀉法。並在皰疹區域周圍,依圍刺法取穴,按浮刺法進針及運針。留針約50分鐘,然後在皰疹及其周邊行刺絡拔罐術,拔出紫黑色毒血約十毫升,並迅速在火罐中凝成黑血塊。整個背部行定罐走罐術,拔罐後可見大片狀紫黑色痧斑。每兩天做一次治療。

外用二味拔毒散調敷患處,每日換藥一次。

中藥用龍膽瀉肝丸8丸,每日三次,以清肝瀉火、利濕解毒;皮敏消膠囊3顆,每日三次,以清熱除濕、涼血解毒。囑進清淡飲食,可服用綠豆稀飯。

上述綜合療法治療一次後,病友反饋:患處疼痛明顯減輕,心煩失眠減輕,夜間能睡約四個小時。局部瘡面也有所好轉,紅暈水皰減少等。再行針刺治療五次,並堅持服用中成藥,外敷二味拔毒散等,直至疼痛完全消失,瘡面結痂脫落,紫紅色基底斑逐漸淡化,諸症痊癒。隨訪三個月,皰疹等症無復發,也無任何後遺疼痛等。

按語:輝瑞疫苗的副作用也不少,除了發熱、惡寒、身痛、疲倦等症狀外,可能還會引髮帶狀皰疹等症。英國《每日郵報》2021421日曾報導:以色列科學家的一項新研究發現,帶狀皰疹可能是與輝瑞新冠疫苗相關的一種副作用。帶狀皰疹是一種病毒感染,可引起身體任何部位的疼痛性皮疹,是由引發水痘的同一病毒引起的。人感染了水痘病毒後,該病毒便在體內“潛伏”,而多年後可以重新激活出現帶狀皰疹。因此,疫苗可能只是誘因。如以色列特拉維夫蘇拉斯基醫學中心的風濕病學家、首席研究員維多利亞•弗雷爾博士在接受《耶路撒冷郵報》採訪時說:“目前不能說疫苗是病因,但可能是某些患者出現帶狀皰疹的誘因。”但她說:“看來是與疫苗存在某種聯繫。”

此外,早在202125日,拉斯維加斯皮膚科診所就發現了首例與COVID-19疫苗相關的帶狀皰疹病例。後來,該皮膚科診所又發現了另外5COVID-19疫苗相關病例。還有14例病例已報告出來,並通過社交媒體通過病史和照片得到確認,平均發病時間為6.85天。在文獻中,土耳其也報告過一例新冠疫苗注射後出現帶狀皰疹的病例。綜上所述,接種新冠疫苗後出現帶狀皰疹病例並非空穴來風,而輝瑞疫苗接種後誘髮帶狀皰疹的可能性更高些。

本病案中的譚女士曾接種過兩劑阿斯利康疫苗。她雖有過疫苗副作用如惡寒、發熱、身痛、乏力等症,但並沒有出現帶狀皰疹皮損病變;而在接種疫苗加強針輝瑞疫苗後就出現了嚴重的帶狀皰疹病症。中醫針刺綜合療法對該輝瑞疫苗相關性帶狀皰疹的療效確切,尤其是沒有遺留任何神經痛病症,值得推薦。這可能是針刺與刺絡拔罐結合,二味拔毒散與中成藥並用的綜合效應。

小結

本文主要討論了新冠疫苗接種後帶狀皰疹(蛇串瘡)兩例的觀察與中醫治療。一例在接種第二劑阿斯利康後發生,另一例在接種疫苗第三針即加強針輝瑞疫苗後發生。結合相關文獻報導,此類帶狀皰疹與疫苗接種的相關性是客觀存在的,只是其中的機理仍然值得探討,有可能是疫苗誘發所致。中醫針刺綜合療法對此類帶狀皰疹確切有效,值得推薦。但依然要遵循審證求因、辨證論治的原則,積極採用外治法與內治法相結合的綜合療法。必要時還應採用刺絡法與拔罐法相結合。但總體上與普通帶狀皰疹的治療原則並無特殊差異。

主要參考文獻

       1.Barda N, Dagan N, Ben-Shlomo Y, et al. Safety of the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e in a nationwide setting. N Engl J Med Overseas Ed 2021; 385:1078–90.

2.Lladó I, Fernández-Bernáldez A, Rodríguez-Jiménez P. Varicella zoster virus reactivation and mRNA vaccines as a trigger. JAAD Case Rep 2021; 15:62–3.

3.Furer V, Zisman D, Kibari A, et al. Herpes zoster following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ation in patients with autoimmune inflammatory rheumatic diseases: a case series. Rheumatology 2021; 60:SI90–5.

責任編輯 包克新  校核 劉金鳳

總編審 虞勝清  編排 王智慧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抗擊新冠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針灸聚英

中醫敘談

知識園地

醫事趣聞

互動探研

公告通知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