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抗擊新冠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針灸聚英

中醫敘談

知識園地

醫事趣聞

互動探研

公告通知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杏林精粹-臨床集錦文章

針刺松解胸鎖乳突肌治療周圍性面癱療效觀察

美國紐約 健特針灸治療中心,紐約中醫學院 蔡斌博士

(20221028(杏林論壇第681期)

摘要

目的:觀察胸鎖乳突肌針刺松解結合面部肌肉穴位精準針刺治療周圍性面癱的臨床療效。方法:回顧性分析了周圍性面癱患者59例,患者治療前HouseBrackmann面神經功能分級前I0例,II3例,III18例,IV-V38例,採用局部取穴松解胸鎖乳突肌面神經周圍壓迫、面部取穴精準肌肉以及遠端取穴三者相結合針刺選穴基本原則。結果:臨床療效59例周圍性面癱患者,以H-B面神經功能分級量表作為療效標準,I51例完全治愈,II5例效果顯著,III2例有效,IV-V級無效3例,治愈率86.4%,總有效率為95%,結論:觀察胸鎖乳突肌針刺松解結合面部肌肉穴位精準針刺治療周圍性面癱的臨床療顯著,可重複性高。

關鍵詞:周圍性面癱;針灸;胸鎖乳突肌;面肌解剖

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relieving sternocleidomastoid muscle for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By Bin Cai, Ph.D., Benson Integrative Acupuncture Care, New York, 10017, USA, New York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New York, 11501, USA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acupuncture release of sternocleidomastoid muscle combined with precise acupuncture of facial muscles on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Methods: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59 patients with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was performed and the house-Brackmann facial nerve function classification was used before treatment. There were 0 cases of grade I, 3 cases of grade II, 18 cases of grade III, and 38 cases of grade IV-V. The Local acupoint was chosen to release sternocleidomastoid muscle spasms and the pressure around facial nerve, facial acupoint selection with precise muscle related point and distal acupoint selection combined with acupuncture. Results: Clinical results of 59 cases of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we applied House-Brackmann scale to analyze the result, 51 cases of grade I as completed cured, 5 cases of Grade II, 2 cases of Grade III, 3 cases of IV-V, the cure rate was 86.4%, the efficacious rate was 95%. Conclusion: Acupunctur e to release of Observe that acupuncture loosening the sternocleidomastoid muscle combined with precise acupuncture at facial muscle points has a significant effect on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and high repeatability.

Keywords: Peripheral facial paralysis Acupuncture Sternocleidomastoid muscle Facial muscle anatomy

 周圍性面癱又稱面神經麻痺(Bell’s palsy)是一種常見的周圍性神經疾病,西醫又將之稱為“面神經炎",中醫稱其為“口僻”。其發病迅速,常因外感、機體免疫力降低後引發麵神經管內的炎症而出現。其主要的臨床表現是口眼歪斜,常伴有患側面部肌肉感覺降低或缺如,並出現眼裂變大、眼瞼閉合不全、額紋消失、鼓腮漏氣等伴隨症狀。中醫醫學認為其多為正氣不足,脈絡空虛,衛外不固,風邪乘虛人中經絡,氣血阻痺使面部筋脈失於濡養,以致肌肉縱緩不收所致。面神經的受損程度取決於莖乳突孔內急性炎性反應水腫的程度和持續時間,水腫越厲害,持續時間越久,面神經受損症狀越嚴重,變性越嚴重,越難以恢復。所以早期加速炎性滲出物和水腫的吸收解除壓力是治療的關鍵,直接影響面癱患者的預後。目前有關周圍性面神經麻痺治療方法很多,對於面癱單純應用針刺治療穴位分析發現臨床上取穴多側重於辨證取穴頭面部,遠端配穴亦多取四肢,而且頸部穴位取之甚少,以及對面部解剖肌肉相對穴位進行精準針刺的報導相當少,針刺的穴位選擇原則,針刺時機,針刺部位都有不同,方法不一,可重複性低。筆者在臨床中觀察到面癱患者在運動表情肌時,面神經解剖路徑和肌肉的相關聯繫通過以及穴位與肌肉的解剖關係的分析,針刺松解胸鎖乳突肌聯合精確面部表情肌穴位解剖針法的療效,以求肌肉解剖理論指導下,對周圍性面癱的針刺的可以重複性研究,現報告如下,希望通過本研究能夠為周圍性面癱患者的治療提供一種新思路。

1臨床資料

1.1一般情況

選取筆者紐約診所四個診療中心,20186月至20218月間收治的59例患者進行治療分析,包括男性患者26例,女性患者32例。其中,病程時間長短不一,最短者只有24小時,最長者則達3個月。年齡最小19歲,最大75歲,平均年齡50歲,對這些患者病症誘發原因進行分析,90%以上患者均有不同程度頸椎僵硬,頸椎不適或疼痛症狀。

1.2 診斷標準

周圍性面癱診斷標準根擬定[1],患者起病突然;患側面部表情肌癱瘓,眼裂變大、眼瞼不能閉合、額紋消失、不能皺眉,患側鼻唇溝變淺或平坦,口角低、向健側牽引,鼓腮、吹口哨漏氣;進食時,食物殘渣常滯留於病側的齒頰間隙內,並常有口水自該側淌下;根據損害部位不同而又分:①莖乳突以上影響鼓索支時,則有舌前2/3味覺障礙。②損害在鐙骨肌神經處,可有聽覺障礙。③損害在膝狀神經節以上,可有淚液、唾液減少。面神經功能評級取HouseBrackmann分級(H-B量表[2],在方法中詳述。

2 方法

2.1選穴針刺

採用局部取穴松解胸鎖乳突肌面神經周圍壓迫的穴位、局部肌肉精準取穴以及遠端取穴三者相結合針刺選穴的基本原則。局部松解胸鎖乳突肌解決面神經壓迫水腫的相關穴位完骨、翳風、天容、天鼎、天牖、扶突,精準穴位針刺笑肌相關聯的地倉透頰車,口角提肌巨髎穴,提上唇肌迎香,顴大肌顴髎穴,眼輪匝肌瞳子髎,咬肌的大迎夾車,遠端取穴輔助對側膽囊穴,足三里,上巨虛、下巨虛、風市、三間穴等穴位。

2.2操作方法

首先要對針具和身體穴位進行清理消毒,針具需要選取3411.5寸不銹鋼材質毫針。身體穴位以上述1.2.1中穴位為主。手法:針刺方法,遠端穴位講究補法行提插捻轉,中度刺激,局部出現針感即可,留針25分鐘。頸部穴位講究平補平瀉輕度刺激,針刺避開頸總動脈,餘面部腧穴使用0.22 mm25 mm一次性針刺刺過皮,刺入穴位的肌肉沿肌肉纖維方向,捻轉手法刺激,如瞳子髎往太陽穴方向斜刺,捻轉直到眼睛閉合,其他穴位同此操作捻轉刺激肌肉,以上操作均留針25-30分鐘,每5-10分鐘運針一次。每週2-3次,連續4週為1個療程,連續兩個療程。若患者提前痊癒,餘下治療可停止,若未治愈繼續另外兩個療程。所有病人治療時間最短的2週,最長的6個月視作無效,平均治療時間是50天。

2.3評判標準

HouseBrackmann分級(H-B)量表分別於治療前、治療8週、12週、6個月結合臨床症狀評定患者的面神經功能,分級情況評定療效[2]。痊癒:H-B分級Ⅰ級,面神經支配區功能正常;顯效:H-B分級Ⅱ級,靜止時雙側對稱,運動時有少許聯動現象,眼睛稍用力可完全閉合,面部運動時可見口角稍不對稱,靜止時對稱;有效:H-B分級Ⅲ級,靜止時兩側對稱,運動時可發現面神經功能減退明顯,額肌運動明顯減弱,用力閉眼可完全閉合,口角有輕度不對稱;無效:H-B分級Ⅳ-Ⅵ級,兩側面部對比可見明顯不對稱現象,額肌無運動,閉眼不完全,口角雙側有明顯區別,患側口角運動收縮不明顯。

3 結果

經治療該59例患者中,除1例患者(記錄為無效)由於客觀原因造成未能連續治療接受回訪,由於疫情的影響,未到診所的患者電話視頻方式病人溝通,面部表情動作和病人自訴進行評級外,58例患者均得到回訪調查。平均治療的時間是7週,治療時間中位數是6週。

周圍性面癱患者治療前後H-B面神經功能分級比較(例,n=59

治療前後

病例

I

II

III

IV-V

治療前

59

0

3

18

38

治療後8

59

30(痊癒)

16(顯效)

10(有效)

3(無效)

治療後12

59

41(痊癒)

10(顯效)

5(有效)

3(無效)

治療後6

59

49(痊癒)

5(顯效)

2(有效)

3(無效)

 

8週後治療結果,30名患者完全治愈,17例效果顯著,有效10例,無效3例,治愈率為51%,總有效率為95%12週後的後回訪結果,38名患者完全治愈,13例效果顯著,有效5例,無效3例,治愈率69.5總有效率為94.9%6個月後的後回訪結果,51名患者完全治愈,5例效果顯著,有效2例,無效3例,治愈率86.4%,總有效率為94.9%,治愈率明顯高於報導的70%[3]

4 討論

       中醫學認為,面癱的發病多是患者正氣虧耗,氣虛衛外不固,風寒或風熱之邪乘虛而入中於經絡,導致經脈氣血失和、經筋失養,從而出現面部肌肉癱瘓的症狀[3]。面癱急性期乃病邪初侵,病位尚淺,此時施以針刺,可及時引邪外出,疏通經絡,激發經氣,使氣血得行,使筋肉得濡潤溫煦,則筋脈收放自如,從而減緩和遏制疾病的發展趨勢,盡快達到逐步康復的目的。面癱的早期主要病理變化是面神經缺血水腫、受壓迫,研究認為針刺具有減輕炎症的滲出、水腫,加速炎症局部的淋巴和血液循環,促進新陳代謝,改善受損面神經和麵肌的營養狀況[4]。在急性期面神經處於炎症水腫期,對面神經的損害尚未停止,所以病情本身就有逐漸加重的趨勢,正因為如此,更應及時採取治療措施,改善面部血液循環,積極扭轉這一趨勢,控制病情,以免錯過最佳時機[5]。現代醫學解剖證實莖乳孔(stylomastoid foramen),指位於顳骨的莖突和乳突之間的孔,為面神經管的下口,面神經由此出顱[6],主幹進入皮膚下淺層的腮腺,後呈輻射樣發出顳支、顴支、頰支、下頜緣支和頸支等分佈支配面部肌肉,位置較表淺。以口角軸為中心,於地倉穴深層有9塊肌肉,只有這些肌肉的運動功能正常,面頰、口唇、口腔前庭、下頜的各種動作才能順利完成[7]

筆者通過臨床治療過程發現,面癱患者在面部肌肉動作時候能觀察到雙側胸鎖乳突肌不對稱,患側肌肉收縮不明顯;患側胸鎖乳突肌可較健側肌張力高,肌肉呈緊張狀態。從現代解剖看頸外側為胸鎖乳突肌,因其特殊的起止點,胸骨部起於胸骨柄前面,鎖骨部起於自鎖骨內1/3段上緣,止點是該肌行向上後外方,止於乳突外面及上項線外側1/3。穴位完骨、翳風穴的深層則是面神經乾從莖乳突孔穿出之處,並伴有多條血管如耳後動、靜脈,頸外靜脈通過[8],面神經分佈到面部以前,集中經過翳風穴,正是因為完骨、翳風穴特殊的解剖結構、經脈屬性及功效主治決定了其具有重要的臨床應用價值,也是胸鎖乳突肌的止點上方[9],張衛華教授認為大部分患者耳垂後方常有一壓痛點,針刺完骨與翳風穴連線之中點和這一壓痛點(有時兩點重合)效果較好,這兩點也被稱作是之為“面癱二穴”[10]。功能看胸鎖乳突肌是頸部最大最粗的一條肌肉,也是頸部旋轉和彎曲頭部最重要的斜行支撐系統,所以其除頭部直立時是舒張狀態外,其他姿勢均處於收縮狀態,極易出現勞損,如長期伏案、坐姿不正等均可使胸鎖乳突肌處於緊張狀態;病例分析中面癱患者,均有頸椎疼痛或者僵硬不適病史,筆者臨床也發現頸椎病的治療離不開對胸鎖乳突肌的處理。從肌肉扳機點的理論來看,胸鎖乳突肌是頭面部疾患的扳機點,此肌肉狀態異常,可引起耳痛、視物不清、嘔吐頭痛、牙痛、眩暈、等一系列症狀[11],中醫認為胸鎖乳突肌古稱“嬰筋”,其周圍分佈著許多重要穴位,屬手足陽明經,三陽之氣由下而生,從上而出,諸陽之氣皆上於頭。因此取諸陽經腧穴鄰近的“嬰筋”進行針刺,以調整陽氣,對頭面部疾患如面癱大有裨益,這也是聯合針刺胸鎖乳突肌能加快面神經功能恢復、提高有效率原因。天容、天鼎、天牖、扶突均在胸鎖乳突肌行徑處,對其通過肌肉針刺刺激,改善面神經營養血管的痙攣狀況,同時促局部淋巴循環,改善面神經缺血水腫狀態,是針對周圍性面癱的病因進行治療,也是緩解面神經出口的壓力有幫助。同時針刺後,能改善頸部淺層的頸闊肌功能,刺激面神經頸支,從而促進面部靜態時的口型及面部運動時的肌肉力量恢復。

   面部表情肌的缺血缺氧狀態在面癱的成因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也應注重肌肉康復對病情恢復的價值。面部表情肌以運動功能為主,長時間的神經水腫、壓迫狀態極易造成肌纖維和運動終板的重度變性,因此早期介入針刺治療對減輕面癱的病情,促進恢復是非常有利的。如何針刺穴位,取穴的數量和針刺的強度,面部取穴數量,傳統的穴位取穴根據經驗取穴,以分寸定位,臨床針刺的時候,根據施術者的定位差別,效果也有不同。筆者通過解剖發現面癱的常用穴位往往與面部肌肉相關,瞳子髎穴(GB1),目外眥外側0.5寸凹陷中,有眼輪匝肌,深層為顳肌;四白(ST2)靠近提上唇肌的起點;顴髎(SI18)靠近顴肌的起點;迎香(LI20):靠近提上唇肌的止點。地倉(ST4)若直刺,針的深面靠近降口角肌止點,止於口角皮膚,部分移行於切牙肌和口輪匝肌);若斜刺或平刺,針的深面靠近頰肌止點,笑肌止點。下關(ST7):靠近顳肌止點(起自顳窩骨面,肌束向下集中,通過顴弓的深面,移行於強大的腱,止於下頜骨冠突的尖端和內側面)。頰車(ST6):靠近咬肌止點。大迎(ST5):若向頰車方向斜刺,針的深面則靠近咬肌止點(起自顴弓下緣及內側面,向後下止於下頜支外面的咬肌粗隆)。根據以上的穴位的解剖我們可以精準的對相關的肌肉針刺刺激,要求針尖到達癱瘓肌肉的起止點或肌腹部位,使肌肉產生節律性收縮,這對於促進神經傳導功能和加強肌肉收縮力,改善血液循環及改善肌肉缺氧。

       近年來針刺治療周圍性面癱急性期的方法各具特色,研究從解剖學的角度,胸鎖乳突肌的松解減輕緩解面神經的出口的水腫壓迫,促進面神經的修復,並針對性的肌肉,目前針刺治療周圍性面癱治療方案並不統一,本文旨在開拓思路,在臨床工作中,及時發現並補充目前治療方法的不足之處,並製定療效好、重複性好、較規範的針刺治療,從而指導臨床取得更好療效。這和大家平時接受的知識是不一樣的,我們始終處理的是肌肉,這也是筆者在臨床中一項貫徹始終的。

參考文獻

[1 ]. M.A. & McPheeS.J.2016. Current Med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201756th Editionpage 1041.

[2]. 李瑛,李妍,劉立安,等.  針灸擇期治療周圍性面癱多中心大樣本隨機對照試驗[J]. 中國針灸,2011314):289-293.

[3]. Murthy JM Saxena AB. Bell's palsy Treatment guidelines. Ann Indian Acad Neurol. 201114Suppl 1): S70-S72. doi10.4103/0972-2327.83092.

[4]. 王波,譚春鳳,徐瓊,黃建福,王天磊. 太陽透地倉、頰車治療周圍性面癱的臨床研究及對面神經傳導功能的影響[J]. 上海針灸雜誌,20203911):1385-1390.

[5]. 毛林煥,李妍,李桂平.  電針治療周圍性面癱介入時機和波形選擇的臨床研究進展[J]. 江蘇中醫藥,20094107):85-86.

[6]. 文龍,劉學政,系統解剖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18.

[7]. 劉川,趙鈞,丁其川,等.  基於表面肌電信號分析透刺法治療面神經麻痺的臨床研究[J]. 中華中醫藥學刊,2017352):466-469.

[8]. 金澤,金亨鎬,金載潤. 孫申田教授針灸治療面癱的臨床經驗[J]. 中醫藥學報,2002306):27-28.

[9]. 趙新語,李靖,王俊霞. 金伯華重用翳風穴診治周圍性面癱[J]. 中國針灸,2017371):69-71.

[10]. 馬星星,張衛華. 張衛華教授四期分法治療周圍性面癱經驗[J]. 針灸臨床雜誌,20213707):76-79.

[11]. 曹順海,陳尚杰,等.頸源性頭痛的研究進展[J].中醫正骨,2004165):55-56

責任編輯 包克新  校核 劉金鳳

總編審 朱建貴  編排 王智慧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抗擊新冠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針灸聚英

中醫敘談

知識園地

醫事趣聞

互動探研

公告通知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