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杏林精粹-各家薈萃文章

 

一代名醫施今墨

首都醫院 祝諶予

(20190104(杏林論壇第337期)

  【施今墨小傳】施今墨(1881~1969),浙江蕭山人,原名毓黔,字獎生。十三歲從其舅父李可亭先生學醫。成年追隨黃興先生,參與辛亥革命。民國初專業醫,素主中西醫結合,取長補短,畢生致力於中醫之革新。解放後曾受毛主席接見,參加過最高國務會議並任三、四、五屆全國政協委員。曾任兒童醫院、首都醫院、北京醫院顧問。

 先生十三歲即從其舅父河南安陽名醫李可亭先生學醫,後來進入京師法政學堂,接受革命理論。先生見到清廷之腐敗無能,認識到欲使我中華民族繁榮昌盛,非青年有誌之士奮力革命不可,於是追隨黃興先生奔走革命。

 辛亥革命推翻了滿清政府,在南京成立了國民革命臨時政府,孫中山先生就任臨時大總統,黃興先生協助之。但多數官員仍似昔日之爭權奪利,不顧人民疾苦。先生深感夙志未酬,慨然歎曰:不為良相,便為良醫。遂脫離宦海,專以醫為業。

 先生一生志抱革新,業醫亦趨革新。先生認為西醫有許多科學儀器輔助診斷,辨病明確,但治療方法不如中醫之多。故於五十多年前即採用西醫診斷手段,中醫辨證治療,療效顯著,聲名大噪。許多疑難病患者,經先生精心治療,多獲顯效。先生嘗謂:治疑難大症,必須集中優勢兵力,一鼓作氣,始能奏效。因循應付,非醫德也。

      先生善用《金匱》、《傷寒》之經方。每每合劑使用,加之先生所創對藥(藥物配伍),難免方劑稍大,藥味眾多,常被當時醫生所譏。其實,先生用藥組方,極有法度,絕非堆砌藥物,胸中無數。先生嘗曰:臨證如臨陣,用藥如用兵。必須明辨症候,詳慎組方,靈活用藥。不知醫理,即難辨證,辨證不明,無從立法,遂致堆砌藥物,雜亂無章。

   有時先生亦常用單味藥或單方出奇制勝。如治內蒙古某婦患熱痺,關節紅腫疼痛,發高熱,日夜號叫。當時眾醫均以風、寒、濕痺治之,而先生診之曰:此熱痺也。處方一味紫雪丹3克頓服,日二次。服後痛減,即不號叫,但藥力過後,疼痛再發,熱亦未退,先生加量紫雪,每次6克,日二次。旋即高熱漸退,疼痛大減,已能安臥。但某醫認為紫雪不宜多服,病家遂即停用。然藥停後,熱再發,痛又大作。患者家屬再次求診於先生,先生曰:藥力不夠。遂囑用紫雪丹6克頓服,日三次。前後共用紫雪丹60克,病遂痊癒。可見先生並非僅善用大方,而亦善用單方、小方,關鍵在於辨證準確,又善用藥,故效如桴鼓。

 先生治病,重視審證求因。如某青年患腰椎增生,腰痛如折,行動困難,屢經中西醫治療未效。後求診於先生,經四診觀察,斷為腎虛所致。囑其每日服枸杞子30克,一個月後,腰痛大減,行動自如。囑其再服一個月,鞏固療效。此人今已五十餘歲,腰痛迄未再發,每每言及,盛讚先生之高明。

 又治民國初年某議員上嘔血,下便血,病情險惡,當時群醫束手,後延先生診治。先生觀前醫諸方均以止血為主,並無少效。先生沉思者再:中醫理論,上病取其下,下病取其上。嘔血宜降,便血宜升,而今上下俱病,升降均不相宜,當如何處置?先生認為:上下俱病當取其中,補中之藥以吉林野山參為最佳。囑其家人,急購老山參60克,微火燉煮,頻頻飲服,不拘次數。經一晝夜,嘔血便血均止,人亦清醒,患者伏枕頻頻致謝。可見先生辨證精確,獨具巧思,諳熟藥性,用當通神。

 先生醫德極好,雖名揚海內外,但接人待事,謙恭誠懇,從不誹貶同道。專視他人之長,常忖個人之短。如對某病自己經驗較少,即推薦病人至有專長的醫生診治;甚至對學生的治療經驗,也常常接受使用。

 先生虛懷若谷。如在解放前曾於重慶乘滑桿,見轎工口含一物,爬山越嶺,並不氣促,詢之,知為蛤蚧尾。後用於治腎虛之喘,屢屢奏效。

 先生在學術上有其獨到的見解,畢生致力於臨床實踐,認為祖國醫學理論必須與臨床實踐相結合,沒有臨床實踐只是空談理論並非良醫。對古人之論述,必須付諸實踐才能深有體會。從實踐中又敢於突破舊框框,方能推陳出新。諸如《內經》、《傷寒》、《金匱》、本草、溫病以及歷代名家著述,雖稱圭臬,亦須從臨床實踐中深入體會。先生嘗謂:絕不能拼湊症狀以命證,亦不可拘執成方以治病。

 先生認為氣血為人身體物質基礎,實屬重要。因此提出:陰陽應為總綱;表、裡、虛、實、寒、熱、氣、血為辨證八綱。這是先生對於中醫基礎理論八綱辨證的新發展。

 又如治外感發熱性病,先生認為:凡內有蘊熱,方易招致外邪;若無內在因素,僅有外因則多不能傷人。表證不可只知發汗,切應注意清裡。既應解表亦應清裡,在二字上仔細推敲,故創立七解三清(即解表藥與清裡藥之比例為七比三,下同)、三解七清、五解五清等法,用之得當,效如桴鼓。

 先生擅長治脾胃病,曾擬治脾胃病十法,即溫、清、補、消、通、瀉、澀、降、和、生。其意為:寒宜溫,熱宜清,虛宜補,實宜消,痛宜通,腑實宜瀉,腸滑宜澀,嘔逆宜降,嘈雜宜和,津枯宜生(具體用法詳見《施今墨臨床經驗集》,人民衛生出版社)

 先生一生革新不息。如認為中藥湯劑服用不便,並且浪費甚多,曾設置製藥廠,提煉藥物,用量小,服用方便。雖因用人不當,半途而廢,但革新精神,可見一斑。又如三十年代尚無中醫醫院之設,先生創立中醫醫院,使用西醫診斷儀器,採用中醫辨證治療。當時規模雖小,但此創新精神,實為可佩。

 先生在辦學方面亦主革新,不存中西醫門戶之見。大力提倡中西醫學互相取長補短。一九三二年創辦華北國醫學院,課程設置以中醫為主,兼設西醫基礎課程,如解剖、生理等。到解放前為止,培養出五百多名中醫,現多已成為骨幹力量。先生此舉,可謂創中西醫結合之先河。

 先生為中醫事業,鞠躬盡瘁。國民黨統治時期,曾有廢止中醫之舉。先生奔走南北,聯合同道,在南京組織請願,在報紙上大聲疾呼,引起人民之響應,迫使國民政府撤銷廢止中醫一案。

 解放後,先生亦多次上書,維護中醫事業,雖屢遭某些人責難,甚至譏笑誹謗,而先生堅持擁護黨的政策,從事中西醫結合事業,不遺餘力。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在京逝世。臨終囑其兒女、門婿等,必須將醫案整理出書。他說:餘雖身死,但我的醫術留給後人,仍為人民服務。並囑將遺體解剖,為醫學研究做出最終貢獻。

 一九八一年四月十六日為先生誕生百年紀念日,其子女、門婿及學生們在京舉行紀念會,交流施氏學術經驗,並將先生解放後所診之有效病例,積累成冊,定名《施今墨臨床經驗集》,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以資紀念。

原載《名老中醫之路》第三輯

校核/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