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杏林精粹-各家薈萃文章

 

無恆難以做醫生(二)

岳美中著述 岳沛芬整理

(20181019(杏林論壇第315期)

第二部分

    我年近中歲學醫。一跨入醫林,面前數千年發展起來的中醫學術是如此繁茂豐厚,而又如此龐蕪錯雜,走一條什麼樣的做學問之路呢?既沒有家學可依托,又沒有專師引導或學校的規範,只能靠自己摸索、探求。回過頭來看,也有兩個有利條件。一是十幾年的舊教育,培養了讀書的能力和習慣。二是幾十年來未脫離過臨床。我的注重臨床,起初是經濟條件不允許去進行專門的理論學習和研究。後來,也是因為我認識到,中醫學術的奧妙,確在於臨床。書,沒有少讀;目的首先是為當好一個醫生,爭取當一個好醫生。圍繞這個目的,對歷代中醫大家的學術思想都做過一些探索。有過徘徊,出現過偏執,也走過彎路,才逐漸地得到了稍好一些的療效和較為深入一步的認識。認識發展的過程,大體可分為這樣幾個階段:

第一,我學醫之初,是從張錫純的《衷中參西錄》入手的。臨證稍久,逐漸感到其方有笨伯之處,往往不能應手。轉而學習吳鞠通、王盂英等人的溫熱著作。用之於臨床,效失參半。其效者,有的確為治療之功;有的則非盡是藥石之力。在一個時期裡,療效總不能很快地提高。思索其原因,一方面固然是對其學術研究的功力不到,經驗不夠;但細察其方劑,也確有瑣細沉弱的方面。苦悶徬徨之中,又重讀張仲景的《傷寒論》、《金匱要略》(前此雖然學過,但未入細)。見其察症候而罕言病理,出方劑而不言藥性,準當前之象徵,投藥石以祛疾。其質樸的學術,直逼實驗科學之堂奧,於是發憤力讀。初時,曾廣置諸家詮注批閱。其中不乏精到之言,也常有牽附穿鑿反晦仲師原意之處,反不如鑽研原著之有會心。於是專重於研討原著。將讀書所得用於臨床,每有應手,則痊大症,更堅定了信仰之心。稍後,又涉獵唐代《千金》、《外台》諸書,覺得其中精華,亦是祛疾之利器。當時,曾有過一個認識,以為中醫之奧妙,原不在宋元以後。從三十年代中期到四十年代後期,主要是以古方治病。這中間,還在另一個方向上走過一段彎路。一九三六年前後在山東的一段時間裡,為了應付門面,生搬硬套地學了一陣中西匯通的學說。在這種理論的指導下,療效不僅沒有提高,反而降低了。真所謂邯鄲學步,失其故封。苦悶之下,害了三個月的眼病。不能看書。經常閉眼苦思其故,好久好久,得出了兩句話:人是精神的不是機械的;病是整個的不是局部的。這也許是僅存未丟的一點靈光吧!當時既不敢自信為是,也不敢人前道及,只取它指導著自己的治學。於是,又歸真返璞地研習古老的祖國醫學。

第二,在第一階段的後幾年,實踐得多了,逐漸感覺到偏執古方存在的一些弊端。一方面,臨床遇到的疾病多,而所持的方法少,時有窮於應付、不能泛應曲當之感。一方面也覺得經方究竟是側重於溫補,倘有認證不清,同樣可病隨藥變。持平以論,溫、熱、寒、涼,一有所偏,在偏離病症、造成失誤的後果上,是一樣的。臨證治病若先抱成見,難免一塵瞇目而四方易位。只有不守城府,因人因證因時因地制宜,度長短,選方藥,才能不偏不倚,恰中病機。一九五零年我在唐山就此問題和孫旭初等同仁做過長時間的討論,進一步受到啟發。歸納當時的認識是:僅學《傷寒》易涉於粗疏,只學溫熱易涉於輕淡;粗疏常致於僨事,輕淡每流於敷衍。應當是學古方而能入細,學時方而能務實;入細則能理複雜紛亂之繁,務實則能舉沉寒痼疾之重。從臨床療效方面總結,治重病大證,要注重選用經方;治脾胃病,李東垣方較好;治溫熱及小病輕病,葉派時方細密可取。把這些認識用之臨床,確乎有法路寬闊、進退從容之感。這是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初這段時間的認識。

第三,一九五四年前後,我在治學思想上又有了一些變化。此時,我治醫學三十年,在讀書和臨證方面,有了一些積累和體驗。也開始學習了《矛盾論》和其他一些唯物辯證法的著作。並學習著結合自己治學道路和方法上的問題進行總結和思索。在肯定以往經驗的基礎上,也感覺到執死方以治活人,即使是綜合古今,參酌中外,也難免有削足適履的情況。但若脫離成方,又會無規矩可循,走到相對主義。要補救此​​弊,不但需要在正確思想的指導下深入地研究辨證論治的原則,還要在足夠的書本知識和臨床經驗的基礎上,以若干病類為對象,從研究藥物如何配伍入手,進而探討方劑如何組織。因為中醫治病,基本是採用複方。複方從根本上是作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逞奏療效,而不是群藥分逞其能。而復方方劑中藥物配伍和組織,又有它歷史地演進變化的過程。從它演變的痕跡中探求用藥製方的規律,並結合當前的實踐加以驗徵、補充和發展,指導臨床,就能高屋建瓴,動中肯綮。對一個醫生,這是又進了一步的要求。習醫至此,不禁廢書而三歎:學問沒有止境,學問不可少停。在我,其知之何晚也。我在當時的一首詩中,寫了這種感慨和決心:

於今才曉作醫艱,敢道壺中日月寬。研古漸深方悟細,臨床愈久始知難,星槎不憚一身老,雪案渾忘五夜寒。假我數年非望壽,欲期補拙在衰年。

從五十年代中期以後,十幾年的時間裡,我結合臨床、科研與教學任務,對藥物配伍和方劑組織方面的材料做了一些整理和研究,對腎病、熱性病和老年病等病種的用藥與組方規律做了一些探索,得到了一些初步的認識。但是,因學力不足和環境的耽阻,遠未能達到預期的目標。

(待續)

原載:《名老中醫之路》第一輯

校核/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