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杏林精粹-方藥索隱文章

大黃臨症發揮(二)

吉安地區醫院 肖俊逸 口述

蔣文誠 陳奇 左正林 尹質明 郭志榮 魏有勝 肖建英 整理

20181109日) 杏林論壇第321

二、虛中挾實用大黃說

臨床聽見單純實證或虛證固然有之,但虛中有實或實中有虛亦為常見。處方用藥就應針對千變萬化的病情,選擇相應的治法。大黃用於單純裡熱實證並不足奇。要在各種虛證及兼有里熱實邪證中而能靈活配伍使用,並取得滿意的療效者,方為善用大黃。

臨證虛中挾實用大黃者,一般除具虛證表現外,常見便閉,或便溏滯下,腹脹,脈數苔黃濁膩等症。此時徒補無益,仍當補瀉兼行,邪去則正自複,縱遇危篤之證,亦當量邪輕重而用之,方增卓效。徐大樁《醫學源流論》指出:大黃與人參同用,大黃自能逐去堅積,決不反傷正氣;人參自能充益正氣,決不反補邪氣。說明大黃常可合補益藥,用治虛證挾實者。余臨床遇虛中挾實證而用大黃者恆多,茲舉數案存參。

例一:肺癆大咯血虛脫案

  鄰人周XX,男,20餘歲。 1940年,夏患肺癆潮熱,咳嗽咯血,最後大量咯血不止,神疲,四肢厥冷,氣息奄奄,食少,便閉,舌紅絳,苔薄黃,脈弦大虛數。服中西藥及各種單方不效,病家十分焦急。後請余治,認為正虛邪實,大有失血亡陽之慮。急宜強心滋陰,清肺瀉熱,涼血止血。處方:

  石柱參12克,西洋參6克,生地60克,當歸15克,焦梔12克,茜草12克,大黃12克,黃芩9克,黃連9克,一日服兩劑。

服上方後,咯血已止,虛脫之象亦除,次日原方再服3劑,瀕危竟獲回春。

本例初起原系陰虛火旺之候,後因大量咯血不止,導致陰損及陽,出時四肢厥冷,氣息奄奄,正衰邪盛,大有陰陽兩亡之概。此時苟僅投一般扶正滋陰,涼血止血之法,而不敢配用三黃瀉心湯一日兩劑,直折其邪火,則咯血必不止,最後只有導致血盡人亡的慘況。

例二:脾虛久瀉案

XX,男,40歲。患者因慢性腹瀉,反復發作十餘年,近又復發,於19828月住院治療,請中醫會診。症見便瀉清穀,日78次,無裡急後重,面色萎黃,少氣懶言,消瘦怯弱,頭昏身倦,脘痞,納少,腹脹腸鳴,舌苔黃厚,脈細弦無力。證屬脾虛氣弱,腸內濕熱匿伏。治當健脾益氣,清腸瀉熱,投補中益氣湯合三黃瀉心湯,服3劑瀉減半,繼服11劑瀉止納增而康復。

此案久瀉,脾虛無疑,然苔黃厚,乃濕熱內滯之象,若僅補虛,濕熱愈滯,瀉焉能止?故健脾益氣之中,宜合大黃、黃芩、黃連,以清熱燥濕,正本清源,相得益彰。

三、久服無敗胃說

中醫素有苦寒敗胃的理論。大黃苦寒,久服如何避免敗胃之弊,值得細究。余數十年臨床,持續用大黃越月者,病例甚多,非但未見久服敗胃者,且日見食慾旺盛。總結經驗有三:一是當有腸熱證時,有故無殞,長服無妨;二是慢性病虛中挾實,設欲久服,應小制其量(一般為6克左右),或視證情遞減其量,或作丸劑緩圖其功;三是審證求本,靈活配伍,調理脾胃,攻補兼施,則至穩至當。茲舉久服大黃案例數則,以供參考:

例一:小兒久瀉案

  夏XX,男,8個月,19751027日門診。代述腹瀉兩月餘,日56次,中西藥不效。患者不發熱,奶食較差,舌苔黑而厚。初用葛根芩連湯加減,3劑。服後腹瀉次數較多,迸迫作聲,手心發熱,舌苔仍黑厚。余以舌苔黑厚,認為濕熱泄瀉無疑,用三黃湯加減。處方:大黃3克,黃芩3克,黃連3克,枳實3克,焦山楂9克,服6劑,腹瀉毫不見減,舌苔黑厚如故。余斷為腸中濕熱太盛,藥不勝病,須守方再進,自能見功;但病家對治法有懷疑,不願再服,要求更方。經再三解釋,守方不變,再服3劑,腹瀉減為日23次,舌苔轉黃,神爽食增。後再服6劑,大便日解一次。

例二:神經衰弱案

劉某,患神經衰弱病,頭昏失眠,有時徹夜不能交睫,異常煩躁,屢欲自盡。下肢痿軟,怯於行動,稍一合目,陽即勃興。每隔四至五夜必夢遺一次,甚至白天也覺陰囊瘙癢莖中刺癢而自遺;脈細微,但重按滑數。腹脹矢氣,便溏艱澀,糞黑若醬,異臭,小便短赤澀痛,尿後餘瀝。病人時慮虛脫,而醫者亦不詳察病情,皆以脈象細微,頭昏,失眠,夢遺腳軟不能行走等症,診斷為虛象,率投大劑溫補。閱其所服之方,石柱參用至30克,黨參、黃芪各60克,其它補腎之藥亦皆12克至15克。治療月餘,病不稍減。乃投治本市某醫院,住院月餘,迄無效。後請余治,詳審脈症,認為腸中濕熱鬱積,腐敗化毒,影響心神所致,法宜清腸解毒為主。處方用:黃芩9克,黃連6克,黃柏9克,淮山12克,苡仁12克,蓮子心5克,通補丸5克(吞服)。出入加減(但三黃和通補丸始終未除)共服50餘劑,始得痊癒。

神經衰弱有因胃腸不和而引起者,余常於養心安神劑中合三黃或通補丸治之,每應手取效。

通補丸係由大黃80%,厚朴、枳實、藿香共20%組成,能清腸解毒,調中利氣。此案服三黃和通補丸加健脾藥近兩月,並未見敗胃之弊。

例三:肺結核並陽痿案

XX,男,50餘歲。患肺結核,形瘦萎靡不振,氣喘,行動更甚,大便閉結,兩、三日一次。我介紹服三黃丸,日服一至兩次,每次1.53克。服至三、四個月,氣喘大減,精神食慾亦較旺。一日告余曰:年餘陽痿亦勃然起矣。 《圖經本草》謂三黃丸主治五勞七傷。胡某病亦屬五勞七傷範疇。 《醫林集要》有無報丸(系用一味大黃)亦主治男子五勞七傷。當我介紹三黃丸時,意在治其肺結核及便閉,不料氣喘好轉,且陽痿也因此得癒。古人之經驗,信而自徵。此案久服三黃丸達三、四個月,非但未敗胃,且食慾日旺,丸方緩圖,寓攻逐於平和,是其要妙所在。

四、清腸可延年說

余年八旬又四,除目力出現老化外(老年性白內障),尚感身輕步健。平日眠食正常,亦少感冒。同道詢余卻病延年之道,余常以堅壁清野四字應之。

1939年,余年僅四十歲時,曾一度患神經衰弱,頭昏不能久看書報,閱讀稍久,兩目即困疲不堪,眼瞼下垂,不克自持,非立刻釋卷不可。同時記憶力大為減退,神煩意亂,注意力難以集中,齒軟酸痛,大便似閉非閉,食慾銳減,一切未老先衰之症接踵而來,頗感自悲矣。遂每隔一、兩天服通補丸一次,多至3克,少則1克,即獲立竿見影之效,迄今歷四十餘年,未嘗間斷。雖年逾八旬,而精神體力基本正常,高血壓、心髒病、髙血脂症等常見的老年疾患尚未染身。是大黃清腸解毒之功惠我多多矣。

考我國漢代學者王充即有:欲得長生,腸中常清,欲得不死,腸中無渣的名論。近代國外學者關於腸道毒素的重吸收對人體健康與壽命的影晌也作過很多研究,認為腸道廢物的積滯與毒素的吸收是造成很多疾病(如腸癌)與早衰的重要原因。大黃推陳致新,通利水穀,調中化食,安和五臟,實乃通中寓補,如堅壁清野而毒無由生,真謂之卻病延年之良藥可也。

五、中風用大黃說

  中風一證,配用大黃清腸泄熱,有利於直折肝火下行,而抑其升發太過。余證之臨床,確能縮短療程,茲舉治驗如下:

例:朱XX,男,65歲。住吉安地區貯木廠,住院日期:1979年元月3日。

患者左側偏癱三日,19781231日因酗酒跌倒,遂引起左側麻木,站立不穩,偏癱,語言蹇澀,左眼瞼下垂,兼有咳痰,平日嗜食膏粱厚味。體檢:血壓240/130mm Hg,神誌清楚,瞳孔等大,項軟,未引出病理反射。腦脊液檢查正常,眼底檢查:雙視神經乳頭呈毛玻璃狀,邊緣模糊不清,動靜脈均變細,比例約11,動脈呈銅線狀,右眼可見黃色塊狀滲出物。曾用複方降壓片、地巴唑、低分子右旋醣酐等治療。元月5日邀中醫診治。

初診:症同上述,脈弦硬,舌紅、邊有瘀斑,苔黃。證屬中風,風陽上擾,痰濁內蘊,脈絡瘀阻。治以平肝熄風,化痰通絡。方藥:白芍20克,菊花9克,鉤藤12克,生牡蠣20克,生地30克,黃芩12克,淮牛膝30克,桃仁9克,丹參20克,膽南星9克,梔子12克,石菖蒲6克,大黃12克,服5劑。

  元月9日二診:血壓降至138/92mm Hg,左下肢稍能活動,時有抽搐,口乾欲飲,大便閉結,舌暗紅,苔灰黑。此為陰虛陽旺,風火內熾,前方加元參20克,去石菖蒲,續進5劑。

三診:抽搐消失,大便日三次,食慾增加,但仍口乾,苔灰黑,舌紅裂。上方大黃改為9克,續進10劑。

四診:病情好轉,能下床移動,左手較靈活,食增,舌紅裂,苔轉黃,脈弦滑。前方去膽星、梔子,大黃改用6克,加首烏20克,雞血藤20克。共服30劑,步行自如,出院療養。

本文原載《杏林醫選--江西名老中醫經驗選編》

(待續)(本文分三部分連載,這是第二部分)

校核/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