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醫案集腋文章

 

浮刺法的臨床妙用與再思考

比利時仁濟醫藥中心 王仲彬

(20170804(杏林論壇第189期)

《靈樞•官針》篇首先強調了正確使用九針的重要性,並指出九針各具不同性能和適應症,接著又詳盡論述了與“九變”“十二經”“五臟”相應的九刺、十二節刺、五臟刺的具體刺法和治療病症。這是古代醫家經過長期醫療實踐而做出的經驗總結和理論昇華。這些理論和經驗正是後世醫家在針灸學術及臨床上不斷發展創新的理論源泉。

浮刺針法,為《靈樞》十二節刺之一。原文說:“......九曰浮刺。浮刺者,傍入而浮之,以治肌急而寒者也。”由此可知,此條文就是闡釋浮刺針法的理論基礎。這也是今天拓展浮刺療法的重要依據。而充分地理解《靈樞》浮刺的含義,必將有助於浮刺療法的發展創新和臨床運用。

一、浮刺的理論基礎和關鍵技巧。

(一)“傍入而浮之”是浮刺針法的理論基礎。

“”,古代讀作bàng,用作動詞,意為:靠近;臨近。或依靠;依附。可以理解為緊靠著病患處(進針)。

“”,古代也可通假為“”字,讀音páng,用作名詞,意為:旁邊;側面。可以理解為在病患處的旁邊(進針)。

上述兩種理解,與經文原意相近,也契合後世浮刺針法的臨床實踐,故均可採用。

入:即刺入之意。而,遞進連詞,進而之意。

浮之:浮,用作動詞,此處為使動用法,意為使之浮。之,此處用作代詞,指針灸針。浮之,也就是使針灸針浮起來。

肌急:肌肉拘急緊張。而寒:因寒所致。寒性收引,寒性凝滯而主痛。

因此,原文的基本含義:所謂浮刺,就是傍著病患處或在病患處旁邊進針,進而運針並使針灸針浮起來,以治療因寒所致的肌肉拘急及疼痛證。

(二)皮下運針結合適當運動,是實現浮刺高效的關鍵技巧。

業已發現,浮刺針法結合搖擺捻轉或蒼龍擺尾或加肢體活動,是使針灸針浮起來從而達到止痛高效的必要技巧。也是浮刺效應之所以經得起重複的關鍵所在。

但臨床上如何運針,才能實現浮刺效應呢?

根據有關針灸文獻記載及國內外浮刺法的臨床實踐,搖針擺針、捻轉提插、蒼龍擺尾、調節氣息、咳嗽叩齒、鼓腮皺眉、收腹提肛、彎腰擴胸、下蹲起立、活動肢體等動作,均可達到“使之浮”的效應。而意大利何樹槐教授善用蒼龍擺尾手法,主張每針可行手法300次。荷蘭康力升教授則強調“搖擺捻轉”的重要性。歸納一下,不外乎“針動”“人動”兩方面。所謂“針動”,指醫者採用搖針擺針、捻轉提插、蒼龍擺尾等手法,讓針灸針直接浮起來;也可在留針周圍做些輕柔按摩或適量擠壓等,讓針灸針間接浮起來。而“人動”,則包括病人主動運動和被動運動。主動運動含調節氣息、咳嗽叩齒、收腹提肛、彎腰擴胸、下蹲起立、活動肢體等;而被動運動則指病人在醫者或他人的幫助下,進行適當的肢體關節活動。

臨床上還可視病情輕重和病患狀態,將“針動”“人動”兩方面有機地結合起來,讓浮刺療法的神奇效應更好地發揮出來。

二、浮刺妙用舉隅。

(一)左膝外側撞傷疼痛難忍案:

李先生,華人廚師,因左膝外側撞傷後疼痛劇烈一天於2016915日來診。患者一天前在廚房工作時,左膝外側不慎撞上不銹鋼工作台銳角而致疼痛不已,難以堅持工作,步行時疼痛更甚,夜難安眠。舌淡紅,苔薄白,脈沉弦。檢查:患者左膝外側下高骨處壓痛明顯,稍腫,診為局部筋傷。因局部難以下針而試用浮刺療法。取0.52mmX32mm浮刺針一枚,在左側陽陵泉處進針,針尖朝向痛點,行皮下浮刺法,並採蒼龍擺尾手法約100次,留針40分鐘。浮刺後,疼痛大減,正常步行離開。預約次日再來,但病友爽約未至,令我對浮刺療效生疑。不料幾天后,該病友陪伴另一病友來診時欣快告知:他的膝下疼痛,僅做一次浮刺,劇痛盡失,行走自如,堪稱神奇。

(二)雙手腕管綜合徵疼痛麻木案:某先生,比利時人,因雙手麻痺疼痛,夜睡痛醒麻木兩個月於201758日來診。患者訴長期雙手工作較多,以致雙手掌心麻痺,屈伸不利,令人不適。近兩月症狀逐漸加重,雙手及手指麻痺,甚至疼痛,夜間常常痛醒,抖動雙手片刻,症狀可稍減。現因雙手麻痺疼痛嚴重影響生活和工作,甚至雙前臂也時麻痛。檢查:雙手屈腕試驗陽性,壓脈帶試驗陽性,雙腕橫紋處稍腫脹,按之稍痛,舌淡紅,苔薄黃,脈弦緊。診為筋傷疼痛麻痺(雙手腕管綜合徵)。採用浮刺針法,取0.52mm X 36mm浮刺針,分別在雙側間使、郄門穴進針,針尖對著遠端行蒼龍擺尾手法,並令患者活動手指,繼而活動上肢,甚至走動甩手上舉,下蹲起立等。留針50分鐘。隔日一次行浮刺治療。間或配合局部火罐、按摩,少量服用活血舒筋中成藥。一次症減,五次症消。繼續鞏固三次而告愈。隨訪一個月未再出現麻痺疼痛。

(三)左側髖外側疼痛跛行案:某先生,波黑人,因左髖外側疼痛跛行三天於2017320日來診。三天前突起左髖外側疼痛,行走時更重,夜睡不能左側臥。檢查:左髖外側觸及有約30毫米寬50毫米長條索,壓痛明顯。舌淡紅,邊有瘀點,苔薄白,脈弦緊。診為左髖外側筋傷。先行毫針常規針刺術,取腰陽關、腰部夾脊穴、秩邊、環跳、委中、風市等。留針30分鐘,並行拔罐走罐術。治療後,病友反映症狀沒有明顯緩解,局部仍然疼痛,行走仍然吃力。遂改行浮刺療法。取0.52mm X 42mm浮刺針一枚在秩邊穴進針,並在皮下透向環跳穴;另取兩枚浮刺針在髖外側條索上段進針,緊貼著條索並橫臥在條索之上,並往遠端透刺。三針均使用浮刺法,行搖擺捻轉甚至懸挑凸浮手法,並讓病友緩慢持續地做小腿屈伸運動等。約20分鐘後,病人感覺疼痛逐漸減輕。起針後再做下蹲起立扭腰等動作約10分鐘,爾後疼痛完全消失,觸診條索也變小變軟。隨訪兩週,疼痛未再复發。

三、關於浮刺針法的兩點思考。

(一)選穴與否,在何處進針。

關於浮刺針法的選穴,可謂見仁見智,眾說紛紜。有堅持遵循經絡理論,循經取穴者;或取阿是穴(以痛為輸)者;也有主張擺脫經絡學說,在痛處旁邊取穴者;或建議傍著病患處進針的;也有主張循著痛處另找患肌的;更有遠近結合,經穴與阿是穴相結合者。實際上,這可能是對“傍入而浮之”的不同理解所致。如果把“傍入”理解為旁入的話,那麼,旁在經絡、旁在穴位、旁在反映點、旁在反映區,都可以接受。浮刺取效的關鍵,或許不在乎是否選穴及何處進針,而在乎能否讓針灸針浮起來。眾所周知,現存最早的中醫古籍《黃帝內經》中只記載著160多個冠名穴位,而《靈樞•官針》篇論述的主要是九針、九刺、十二刺、五臟刺的運用原則,並沒有對臨床具體選穴加以註明。 “師古而不泥古”,正是今天研讀經典應該持有的基本立場。

       (二)運針的層面和區域。

關於浮刺運針的層面,業界也有不同的見解:或在皮下脂肪層;或在疏鬆結締組織層;或在分肉之間;或主張斜刺進針後橫臥肌上;或主張可入淺層肌肉但勿入深層肌肉。臨床實踐告訴我們,要達到浮刺效應,必須大幅度運針。深入肌層,恐怕不容易運針,而且針感太強病人難以接受。因此,多主張是在皮下運針。不過,皮下的運針區域究竟有多大呢?如果把“傍入”理解為傍著進針的話,那麼,可在患肌之側傍著進針(平面上的傍),也可傍著患肌肌層進針(立體上的傍)。這樣,運針的空間就可以界定為肌層與皮膚之間的區域。這個區域在人體各部位寬窄並不相同,可以寬(如臀腹),也可以窄(如頭額)。而“浮之”,既可漂浮懸浮之,也可凸浮上浮之。這種理解如能被接受,那麼,浮刺運針層面、運針區域及具體浮法將更有規範,同時也解決了醫者先尋痛點卻在痛旁進針的矛盾。

總之,《靈樞》浮刺在近二十年裡得到了創新和發展,不但浮刺針具得以革新,而且浮刺針法也得以拓展。臨床上浮刺療效更得到明顯的改善和提高,浮刺針法業已創新為相當成熟的浮刺療法。

主要參考文獻:

[1]張元濟主編,《四部叢刊本-黃帝內經-靈樞》卷之二官針第七。

[2]楊玉嬪,徐立,“浮刺結合青龍擺尾針法治療筋結之體會”,《天津中醫藥》,2016年第1期。

[3]何樹槐,“漫談浮刺法”之一至之五,《紐約中醫論壇》,2017.

[4]康力升,“《靈樞》浮刺與現代浮刺針灸”,《荷蘭浮刺針灸學院(2017)第一期浮刺研討班講稿》。

[5]王仲彬,“淺論浮刺療法”,《杏林論壇》總第172期,20176月。

校核  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