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旴江醫學文章

 

旴江醫家對金元四大家學術思想的繼承與創新

王萍 楊海燕

(20180122(杏林論壇第244期)

  摘要:旴江醫學作為一地域流派,其在歷史上名醫眾多,對醫學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從旴江醫家分佈的歷史跨度看,大部分主要醫家出現在明代及以後,其學術思想與全元四大家有諸多淵源。本文通過對龔廷賢、龔居中、謝映廬、謝傭耕、李元馨、傅再希等旴江醫家的學術思想進行梳理,初步展示了旴江醫家與全元四大家之間的學術聯繫。
  關鍵詞:旴江醫家;金元四大家;學術思想;繼承與創新
  任何中醫醫家均有自身的學術淵源,或沿襲一家,或博採眾長,筆者在研讀旴江前賢著作的過程中發現,一些主要的旴江醫家如龔廷賢、龔居中、李元馨、傅再希、謝傭耕等均處於金元時期之後,其學術思想深受金元四大家的影響。有的醫家在其著作序中闡明了其學術來源,如龔廷賢“於是從苦心十祀,祖軒、岐,宗倉、越,法劉、張、朱、李及歷代名家,茹其英華,參以己意,詳審精密,集成此書,名曰《萬病回春》。”有的雖未直言其學術淵源,但其學術思想中體現了金元四大家的特點,其醫話醫案中也時常論及四大家的思想。這些旴江醫家或尊東垣補土,或法子和攻下,或參丹溪養陰,或循完素之苦寒清熱,或兼而有之,並各有所突破。筆者在此初步探討了主要的一些旴江醫家對劉、張、朱、李學術思想的繼承及突破之處。因未能深究前賢之學,紕漏之處,祈拋磚引玉。
  1 倡東垣補土,升脾不忘降胃
  龔廷賢(1522~1619年,明代金溪人)先生倡導東垣的脾胃學說,在生理病理上均注重脾胃[1,2]。如《壽世保元》云:“夫脾胃者,倉廩之官也。屬土以滋眾臟,安谷以濟百骸……人之一元,三焦之氣,五臟六腑之脈,統宗於胃,故人以胃氣為本也。”故其認為“胃氣虛則五臟六腑之氣亦餒矣。善用藥者,必以助胃藥助之。”其具體用藥也多是東垣補中益氣湯類。如《壽世保元》全書共列醫案204例,使用補中益氣湯的就佔三分有一。但在論述內傷病的病因方面,龔氏雖然也是從飲食勞倦方面分析,認為與脾胃有密切關係。但其認為“內傷之要,有三致焉。一曰飲食勞倦即傷脾,此常人之患也,因而氣血不足,胃脘之陽不舉,宜補中益氣湯主之。二曰思欲而傷脾,此富貴之患也,資以厚味,則生痰而泥膈,縱其情慾,則耗精而散氣……故吞酸而便難。胸膈漸覺不舒爽,宜加味六君子湯,加紅花三分、知母(鹽炒)一錢主之。三曰飲食自倍,腸胃乃傷者,藜藿人之患也,宜保和丸、三因和中丸權之。”此處指出了飲食勞倦在常人、富貴之人和藜藿人(貧窮人)之間導致脾胃病變的不同,並提出了不同的治法方藥,這與東垣則有不同。其中三因和中健脾丸是其家傳之調護脾胃通用之劑,是根據五行生剋理論創制,因為“心火,脾土之母;肝木,脾土之賊,木曰曲直作酸”,故“心氣和則脾土榮昌……舒肝則胃氣暢矣。”
  李元馨(1893~1982年,臨川人)先生亦很重視李東垣提出的脾胃是“元氣之本,升降之樞”之說,臨證問診必問飲食和二便,用藥常照顧中州[3] 。但其不同於東垣尤為重視升脾陽,而是相反認為六腑以通為順,以降為和,脾氣之不升多由胃腸之鬱滯,欲升清陽之氣,宜先疏導胃腸之鬱滯,故常用通降之法調暢氣機。
   2 取子和攻下,法度多變
  李元馨先生力倡子和“貴流不貴滯”、“治病當論藥攻”之說[4],治病著重祛邪,擅長攻法,糾正了當時社會濫補風氣導致的流弊。若遇危重病症,不管老幼,只要能用瀉法,脾運尚佳,則當機立斷,方中可全無補益之藥,恰合張子和“不補之中,有真補存焉”之說。但先生應用下法,又不墨守子和成規,而是視其寒熱虛實、陰陽挾雜、在上在下,而選用寒下、熱下、急下、緩下、寒熱互投或寓通於補。如老年人若虛實夾雜,世醫多以扶正祛邪之法用之,但先生認為有些病人應及時依靠藥物祛邪外出,延誤時機反易內傳生變[5]。另如治一小腹如置冰,大便或秘,或質軟量少而艱行的患者,前醫用參附湯、理中湯等無效,先生曰:此冷癖之甚者,非以補火,難解冰凝,非以通下,難去腑濁,服硫附丸乃轉。此案專補罔效,而以補火壯陽通便之法,寓通於補建功[3]。
  3 參丹溪養陰,癆病尤顯
  龔居中(生卒年不詳,明末,金溪人)擅長治療癆病,著《紅爐點雪》。認為此病緣於勞傷精氣血液,遂致陽盛陰虧,陰虛則火動,火動則痰生,火為痰之本,痰為火之標,而陰虛則又為致火致痰之本,道出了陰虧火熾是癆病的基本病機[6]。但在治療方面先生並未單純的滋陰降火,而是深悉“陽生陰長”之理,認為“痰火”之證,固然由於陰虛,法當滋陰,然不用補陽之品,則陰何自而生?故根據朱丹溪的“虛火可補,須用參芪”之說,在很多滋陰方劑中均加入人參、黃芪[7]。如“虛勞久咳加減主方”、“諸血後虛怯主方”、“骨蒸主方”等等,並認為“
   陰虛之極,不用人參補陽,何以生陰。若不服參芪得癒者,必真陰尚未甚虧,脾胃尚未衰敗,脈必浮大而緩,故用補血降火之藥,或有可癒者,但亦稀少耳。予自總角以至於今,服參芪而癒者,十常六七,而不服參芪而癒者,十無二三,蓋陰籍陽生之理,歷歷可徵。 ”
   傅再希(1899~1984年,臨川人)先生用藥偏重於養陰,認為朱丹溪的“陽常有餘,陰常不足”論,甚合我國南方人體質的—般情況[3]。如先生治療一發熱己有5個月之久,體溫常在38℃~38.5℃之間,時當暑月,汗出涔涔,形體贏弱,面色㿠白,飲食幾廢,便秘尿赤,舌質偏紅、苔黃而乾,脈沉而滑數的患者,細審其病之由來始末,斷為痰熱交結。方中除用瓜蔞、浙貝等化痰清熱之藥外,還大量運用了生地、麥冬、知母等養陰之品[8]。
  謝傭耕(1909~1977年,南城人),其父謝佩玉、先祖謝映廬均是名醫。先生秉承家學,推崇丹溪學說,認為“氣有餘便是火”,氣不足鬱而成火。外感暑熱燥氣,增助內氣成熱成火。外感風寒濕氣。鬱閉表氣成熱成火。內傷飲食,辛熱之物食積成火。五臟六腑皆有火,如心火、肝火、肺火、脾火、腎火、大腸火、小腸火、膀胱火、三焦火、膽火等[3]。
  李元馨先生贊同朱丹溪“陽常有餘,陰常不足”論[3]。認為此屬內傷,為肝腎陰液虧損,應以扶正為主,補其不足。六味地黃丸、知柏地黃丸、一貫煎、補心丸、月華丸、石斛夜光丸、大補陰丸、甘露飲等均是先生運用嫻熟的滋陰降火之劑。
   4 循河間火熱,有章可依
  李元馨先生在臨證中重視六氣化火的病機,對劉完素的“火熱論”比較認同[3]。其“怫熱鬱結於表”,用辛涼解表劑銀翹散;熱鬱肌腠,汗出不徹,用解肌發表劑柴葛解肌湯;表證兼有里熱燥實,用表裡雙解劑涼隔散;裡熱熾盛,用黃連解毒湯之類。
   5 結語
   總之,金元之後的旴江醫家中,許多深受金元四大家學術思想的影響,有的大力提倡某一學說並發揚突破,有的匯通諸家擇其善者而融之。如上述謝映廬(1791~1857年,清代,南城人)先生及李元馨先生等,前者在《謝映廬醫案》中就匯聚了劉河間、張潔古、李東垣、朱丹溪等諸子論治方藥[9]。如中氣大虛、清陽不升、濁陰不降的頭痛不息,選用東垣益氣聰明湯以補中益氣;治火爍金傷,兼之陽明失節,以致機關不利之足痛病,取丹溪大補陰丸及虎潛合法[10]。筆者認為從歷史的發展角度看,後世醫家受前賢的影響是肯定的。除此之外,旴江醫學作為一個地域性概念的流派,由於地理、文化等因素的相近,同地域內醫家間的學術交流也是必然的,對旴江醫家的學術思想和臨證經驗的總結研究,有利於形成具有地方特色的、針對領域內特定病證人群的醫療經驗。
   參考文獻
  [1] 苑淑鳳,袁紅霞.淺談龔廷賢脾胃觀點初探[J].天津中醫學院學報,2001,20(2):10
  [2] 周玉平,陳建章,鄧棋衛,等.旴汪名醫龔廷賢脾胃觀學術思想探析[J]中醫文獻雜誌,2010(6):37~38.
  [3] 豫章醫萃--名老中醫臨床經驗精選[M].上海中醫藥大學出版社,I997.577
  [4] 孟萍,旴江醫家李元馨學術思想淺探[J].江西中醫藥,2008,39(9)∶5~7.
  [5] 胡大中 李元馨治療老年病的學術經驗[J]安徽中醫學院學報,1986(3)∶ 32~33.
   [6] 劉心德.龔居中防治癆瘵學術思想探要[J]江西中醫藥.1987(5)∶1~2.
   [7] 王剛佐,鄧吉華.龔居中“痰火”學術觀評介[J]江西中醫藥,I997(6):2~3.
   [8] 傅再希醫案醫話6則[J].江西中醫藥,1995(4):4~5.
  [9] 陳仲藩.謝映廬臨證經驗探析[J].江西中醫藥,1988(6):13~15.
  [10] 羅會林.於江名醫謝映廬學術思想探析[J]江西中醫藥,1994(5):3~4

    原載 《旴江醫學研究論文集》
   校核 虞勝清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