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旴江醫學文章

緬懷恩師名老中醫李元馨

親炙弟子 虞勝清教授綜述

(20160901) (杏林論壇第14期)

按:1962年三年困難時期,吾17歲大學肄業,同年拜在恩師李元馨門下學習中醫,按巿政府規定的學制攻讀了五個春秋。期間,半天在課堂聆聽恩師及其他中、西醫老師授課,學習醫學理論知識;半天在診室跟隨恩師侍診,在臨床實踐中學習中醫診療技術。恩師雖謝世三十二載,但他的諄諄教導、口授心傳、音容笑貌以及慈愛呵護,至今仍銘在心、終身難忘。今藉此文以表對恩師的深切緬懷!

恩師李元馨先生,字文炳,號大勉,江西臨川博溪村人。生於公元1893年,卒於公元1984年,享年九十一歲。祖父圃孫,精於歧黃之術,著名於撫州。先生早年喪父,從祖父習醫,盡得其傳。懸壺贛東六十餘載,醫術高明,學驗俱豐,譽馳四方,遐邇同欽,為江西省當代著名中醫之一。

先生1915年於江西省立第七中學畢業後從祖父學醫,1921年其祖父卒後,獨自行醫於鄉里,不久遷至縣城(今撫州市)。抗日戰爭期間,日寇侵占臨川,舉家避難黎川一年,後又返回撫州定居。解放後先生積極響應黨的號召,於1950年參加了撫州市中醫協會,1953年與傅再希先生(後任江西中醫學院教授)攜手創辦中醫聯合診所,並擔任副所長。 1959年成立撫州市人民醫院,被任命為副院長。

先生熱愛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祖國,醫德高尚,努力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為人正直,誠篤謙和,深受廣大群眾的敬重​​和愛戴,獲得黨和政府的器重和高度評價。歷任撫州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常委、江西省人大代表、江西省科學院特約研究員、省醫藥學會理事、省中醫學會理事、撫州地區中醫學會副理事長、撫州市中醫學會名譽理事長等職。

先生一生勤奮好學,治學嚴謹,學識淵博,醫術精湛,臨床經驗豐富。專於內、婦、兒科,外科和五官科亦有獨到之處。屢挽危亡在傾刻之間,起沈痾以霍然之中,活人無數。直至晚年抱病在家,仍門庭若市,應接不暇。

先生數十年如一日,以畢生精力獻給祖國醫學事業,晚年尤致力 於中醫人才的培養。先後授徒十六人,桃李成蔭。因帶教有方,嚴師門下出高徒,學生之中不少聲名日噪,使其醫脈代有傳人。惜先生生前診務繁忙,未暇著作,門人編輯有《李元馨醫案》及臨床經驗總結,對啟迪後學有較大意義。

一、嚴師教誨 獨承家技

李元馨先生早年喪父,1915年於省立臨川七中畢業後,跟隨先祖父李圃孫學醫。圃孫公是當時撫州府著名的中醫,在撫州醫學堂任 過教,不但精於岐黃之術,而且經史子集、詩詞歌賦,無不熟諳。圃孫公對愛孫雖愛之深,更責之嚴。開始學醫時,首教《藥性賦》、《湯 頭歌訣》、《瀕湖脈學》和《醫學三字經》,口傳心授,釋以淺義,責之背誦。如背誦醫籍稍不流暢,即大聲訓斥。當元馨學有一定基礎後,對於一些病人,圃孫公先要元馨試診,草擬理法方藥,然後自己複查,如藥證對路,便微微點頭稱是;若有差錯,就當著病家之面責罵。有時致使元馨面紅耳赤,羞愧難堪。這沒有使他灰心,反而促使他發奮努力,朝夕攻讀。

圃孫公對藥物研究頗深,讀書臨證之餘,常帶元馨到野外認藥、採藥,並指尋他加工炮製丸、散、膏、丹,如疳積散、十棗丸等。

先生隨師三年,日夜相伴,聆聽教誨,業與年進,在圃孫公的幾個弟子中,他深得秘傳,繼承了祖父的學術思想和經驗,為以後形成他自己的學術思想奠定了紮實的基礎。

二、艱苦創業 脫穎而出

1918年先生離開故土博溪村,遷至縣城(今撫州市)行醫。此時,祖父已去世,在學術上他失去了業師指點。

先生初到撫州行醫時,年方二十多歲。當時撫州城內名醫四布,不乏高手,有楊鑑塵、李衡清等四大名醫,號稱四大金剛,久負盛名。醫林中的不少人瞧不起他這位熱天穿夏布衣,下雨穿油鞋的鄉巴佬,時而進行冷嘲熱諷,個別人甚至抓住某個病例,在群眾中說三道四,極力貶損。民眾對他不認識、不了解,偶有病人來問問病源而不敢吃他的藥,不少病人帶著懷疑的眼光,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找他看病,一旦不見顯效,便另請高明。一度業務打不開局面,上門求診者寥寥無幾,收入微薄,生活十分艱苦,使他有過很多煩惱。但先生自強不息,毫不氣餒,勤於實踐,努力進取。白天坐家看病,上戶出診,認真診察,一絲不苟,不計較診金多少。看了疑難重症後,天天盼望病家再來複診。當病人服藥無效時,認真聽取病人的詳細訴說,及時調整辨證立法。晚上帶著問題向書本請教,理論聯繫實際,刻苦鑽研,探徵索隱。診餘常去藥舖檢閱名醫處方,取彼之長,補已不足。凡自己沒有治好而被其他醫生治好的病,一有機會便索取其處方,反复揣摩其辨證思路和用藥特色。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學驗俱豐,逐漸得到了越來越多的群眾信賴。

先生進入不惑之年後,醫術得到了不斷提高,在治療一些危重急 症方面,匠心獨具,鋒芒顯露。

三十年代,撫州城外有一豆豉店女主人王某,年約三十開外,久病屢治不效,終至昏迷不醒,肢厥脈無。家人以為死亡,搬至地面。其丈夫不忍入殮。此時,恰逢先生路過門前,其夫看見,急忙請進求治,冀希望於萬一。只見患者僵臥瀕死,但心窩尚有微熱,舌質紅乾,脘腹實懣。詢問病史,始知患者便秘多日,曾有胸脘痞悶,煩躁不安,拒進飲食。先主斷定患者乃痰熱結胸,心神被蒙,所以昏迷不醒,腑氣不通,三焦氣機窒塞,陽氣內鬱,故肢厥脈無。當即擬小陷胸湯加薤白、枳實、大黃、芒硝。藥後泄瀉,神誌漸清,厥回脈复,合家歡樂,一再感謝其再生之德。於是先生起死回生的消息不脛而走,名聲大噪。

又一年春節前,一大財主身患重病,遍請名醫不效。病人欲去外地又怕死在他鄉,病情危篤,只好請先生出診。先生應邀前往,至府內時,病人已奄奄一息,視其症情,下利、四肢厥冷,脈微。查其前醫用藥,均按虛寒論治,投一派溫補之品,其結果上邊灌參湯,下邊瀉參湯,無濟於事。先生臨證不慌,明察秋毫,據前板齒乾燥、苔垢、脈沉數等症,斷為熱深厥深、真熱假寒、熱結旁流。於是大膽處方,擬用大承氣湯攻下,但病人家屬對已下利不止再進瀉劑顧慮重重,經先生再三說理,同意用大黃甘草湯灌服。藥後不再泄瀉,知藥症對路,乃服用大承氣湯。第二天病人便下甚多奇臭黑糞,神誌漸漸清醒,終於轉危為安。病者家屬萬分高興,廣為傳揚。同行為之震驚,暗暗叫絕,原來瞧不起他的人,也不得不由衷嘆服,刮目相看。

三十年代,贛東瘟疫流行,先生用與眾不同的方法,使許多危在旦夕的病人化瞼為夷,每獲良效。他逐浙蜚聲醫壇,譽隆遐邇。求醫者接踵而來,絡繹不絕。一代名醫,脫穎而出。

三、虛心好學 勤求博採

先生之所以能成為名醫,這和他虛心好學,治學嚴謹,廣蒐博採有很大關係。為了打下紮實的理論基礎,他潛心鈷研古典醫籍,每得一醫書,如獲一珍寶,廢寢忘食,讀而後快。如此數十年如一日,上至《內經》、《傷寒》、《金匱》、《神農本草》等經典,下至金元四大家、葉天士、吳鞠通等名家著作,乃至《驗方新編》之類,莫不博覽精研。他讀書刻苦,年輕時,戴著近視鏡攻;中年以後,架著老花鏡看書;老態龍鍾之年,還手持放大鏡查閱。一生孜孜不倦,手不離卷。

由於條件的限制,先生年青時沒有多跟幾位名醫學習,對此他常感遺憾。為彌補自己知識的不足,他留心研究外地名醫的學術經驗,在診餘閒談中,其弟子常為他對南昌、武漢、上海等地名醫的學術特點瞭如指掌而感到驚訝。

先生成名以後,對民間單方草藥,仍很重視。凡遇到懷有一技之長的憔夫野老、土方郎中,總是以禮相待,視為上賓,和他們交朋友,學習他們的一技之長。他認為來自民間的實踐經驗雖醫典未載,師道難傳,但經濟簡便,行之有效。一九五九年,他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獻出了許多秘方、單方和驗方,為發揚祖國醫學遺產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先生在學術上沒有門戶之見,能兼收並蓄,為我所用。他認為中醫、西醫各有所長,治病救人,是其共同的目的,應互相學習,取長補短。早在解放初期他便買了《內科學》等一些西醫書藉,學習西醫基本知識和檢查診斷的基本方法。為了及時了解和學習外地先進經驗,他還長期訂閱了四、五種中醫雜誌。

四、求真務實 注重實踐

先生畢生致力於臨床實踐。他認為:沒有臨床實踐,只是空談理論者並非良醫,醫生的職貴是治病救人,沒有真才實學則會誤人害己。名醫看病也不可能個個得心應手,既要總結成功的經驗,也要吸取失敗的教訓。他對歷代名家著述,均從臨床實踐中深入體會,從不放過一個疑點、一道難題,追根究源,苦心求索

 

他師古而不泥古,經常告誡後學:《內經》為理論淵藪,廣博深奧,年代悠久。學習《內經》,為的是牢牢掌握中醫基礎理論。 五運六氣之說,過於刻板,與臨床實踐很難契洽,不能生搬硬套。 《傷寒論》立法垂訓,要掌握六經辨證的體系和辨證論治的核心。書中諸方用之得當,確實效如桴鼓。但臨證度勢,切不可膠柱鼓瑟。研究《傷寒論》要客觀地探討仲景原意,為求全而妄自發揮,則愈深究愈遠離。臨床施治切忌主觀,要考慮古今時代不同,人之體質不同,所受病邪亦有所不同,需靈活變通,絕不能囿於一家之見,削足適履,持一成不變的配方去治活人。

先生的脈案要言不繁,樸實無華,既不喜歡堆疊術語詞彙,也不歡喜引經據典,作較多論理,而是仿仲景條文式直敘症狀,主次有別,理法簡明。

他在六十餘年的醫學生涯中,從沒有脫離臨床實踐,從早到晚接診四面八方的病人,是一個博學而又務實的中醫臨床家。撫州曾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有病不要驚,去請李元馨。

五、淡泊明志 寧靜致遠

先生一生儉樸淡泊,住宅不講究陳設古玩,平時不擺弄花草魚鳥,更不喜歡交際各界名流,對琴棋書畫這樣的雅好,也很少顧及,惟恐玩物喪志。 業精於勤而荒於嬉是先生的座右銘。先生嗜書成癖,十分喜歡買書,家中藏書甚多,有木刻本、石印本和鉛印本。白天臨證,晚上挑燈夜讀。他喜歡安靜,最怕孩子們的吵吵鬧鬧。讀書時,潛心默索,知其然,更窮究其所以然。碰到棘手之症,投藥一時未效時,晚上便翻閱醫書,反复思考,常常通霄不眠。案頭上的《中國藥學大辭典》(陳存仁主編)早已翻爛,很多書籍都有他讀書時留下的圈圈點點,耄耋之年,竟對《用藥心得十講》(焦樹德著)通讀了四遍以上。正如他自己所說:開卷有益,其樂無窮。

六、以德統才 高風亮節

先生常教誨學生:醫為仁術,為醫必須明醫理、重醫德。切忌沽名釣譽、爭名奪利和同行相輕,要以治病救人為務。

他對待病人,處方以切合病情為目的,能用價廉的藥,決不使用貴重藥。他從不利用自己的技術對病家索求,並鄙視那些為個人私慾而迎合病者心理濫用貴重藥、補藥的行為。無論職位高低,都是一視同仁,以辨證論治為準則。七十年代初期,王震同志在撫州期間,因病曾服用很多中藥無效,就是四、五元一劑的藥亦未能解除痛苦。先生應邀出診,明察病機,辨證論治,開出的藥方僅一角三分錢一帖,出乎意料之外,藥後病情大減,王震同志非常高興。此段經歷至今仍傳為杏林佳話。

先生時刻把病人的痛苦放在自已的心上,年愈古稀,仍不管寒冬 酷暑,不辭辛勞,出診看病。他常常拖班給遠道農村來的病友看病,滿足病人慕名求醫的心願。有時對經濟特別困難的病人還解囊相助。晚年抱病在家,經常帶病應診,從不推辭。

先生嚴於律己,寬以待人。他認為同行之間,應互相尊重,互相幫助,不能互相抵毀。先生對後學很器重,覺得中青年醫師思路敏捷,容易接受新東西,有的學過西醫知識,故有時也提出一些問題和大家商討。

七、培桃育李 教學有方

先生對弟子既嚴格要求、一絲不苟,同時又打破舊的保守思想,不把醫療技術視為囊中之寶、秘而不宣,而是毫不保留地熱情傳授經驗。他總是諄諄教導他們苦學多練,根基應紮實,實踐出真知,將來能夠獨當一面`。弟子出師單獨工作後,遇有疑難病例,也經常帶病人到先生家請教,他總是不厭其煩的進行答疑解惑。年屆九十,臥病在榻,他還用放大鏡為中青年醫師審閱稿件。對其他中青年醫生和中醫學院實習生的培養,亦無不盡心盡力,在繁忙應診之時,仍詳細回答各種問題,​​遇到典型病例和特殊病證,把中青年醫生和實習同學都叫到身邊來,進行臨症講解。

一九六三年,他曾應邀到江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傳經講學一個月。在講課內容上重視理論聯繫實際,不牽強附會,結合自己的實踐治驗和典型病例進行講學。跟他臨床學習的中醫學院師生均非常欽佩先生的淵博學識、豐富經驗,侍診一月,時間雖短,但感到獲益甚多,受到了學院師生們的熱烈歡迎。

李元馨先生先後培養了十六位中醫學徒,後來大都成為中醫界知名人士。如虞勝清,1979年考取中國中醫科學院攻讀研究生,獲碩士學位,後任江西中醫藥大學教授、醫文學科組長、醫史各家學說教研室主任、碩士研究生導師;黃調鈞,撫州巿中醫院院長、主任中醫師;其他有的已取得副主任中醫師職稱,等等,在群眾及同行中均有較大的影響。先生承先啟後,為培養中醫人材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正如他的門人、主任中醫師傅少岩同志在挽詩中所云:杏苑名賢辭盛世,滿圃桃李竟芳春。

(親炙弟子 虞勝清教授綜述)

(集體校核)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