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旴江醫學文章

 

江西省名老中醫楊卓寅(一)

楊卓寅 著述 劉曉莊 整理

(20181211(杏林論壇第330期)

【著述者簡介】

 楊卓寅(1915~1998年),教授、主任中醫師,江西進賢人。先生的祖父是一位儒醫,父親亦知醫,在家庭的影響下,他於1934年考入江西國醫專修院(後改稱江西中醫專門學校),由於先生勤奮好學,刻苦鑽研,在校期間,成績優異,每次考試均名登榜首,深為老師所器重。先生在校除專心讀書外,還關心祖國醫學的前途,當時國民黨政府歧視中醫中藥,提出消滅中醫中藥的政策,中醫中藥正處在危急存亡之秋。面對惡劣的形勢,先生毅然成立上海《光華醫藥雜誌》社南昌分社,積極撰寫稿件,推銷雜誌,奔走呼號,為中醫中藥救亡圖存,竭盡個人之力。

先生於1937年離校後,回原籍開業,譽滿鄉里。 1952年參加革命工作,任進賢縣衛生院中醫師,1953年秋入江西中醫進修學校學習1年,結業後,先後供職於南昌專署衛生科、宜春專區醫院、宜春衛校、宜春醫專、江西中醫學院。 1986年先生當選為中華全國中醫學會江西分會副會長。 1992年被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專家,榮獲國務院頒發的特殊津貼。

先生從事中醫醫療、教學、科研工作達60年,擅長治療內科雜病,在江西中醫學院先後主講了《內經》、《金匱》、《中醫內科》、《中國醫學史》、《中醫各家學說》等課程。晚年,他從事江西省地方醫學史的研究,編有《江西省十大名醫譜》、《江西杏林人物》等書,負責贛江醫學研究科研課題,填補了江西地方醫學史研究領域的空白。由於學院教學工作的需要,先生留用至19884月才批准退休,時年74歲。在退休之日,先生自擬一聯:退位讓賢,長江後浪推前浪;修養生息,夕陽來年勝去年。充分錶達了先生對青年人的殷切期望以及自己老當益壯、志在千里的壯志雄心。

(本文分二部分連載,這是第一部分)

一、學術與經驗

(一)學術淵源

先生長期從事中醫醫療、教學、科研工作,一貫主張實事求是,不尚空談,師古而不泥古,繼承有所創新。他在臨床方面,堅持突出中醫特色,遵循辨證論治的原則,既不立異以鳴高,亦不矯情以乾譽,私淑前賢,不偏不倚。外感宗仲景、天士、鞠通,內傷法東垣、丹溪、景岳,旁參後世各家學說,而對乃師姚國美的《中醫病理學》和《中醫診斷治療學》兩部書尤為服膺。其臨證也,四診力求合參,辨證力求細緻,選方力求對證,用藥力求平穩。他的處方,看來平淡無奇,但療效顯著,贏得了病家的高度讚譽。他常說:我博採眾長,而自己一無所長。他還謙虛地說:我能治好的病,別人也能治好;別人治不好的病,我也無法治好。這種質樸的語言,確實令人欽佩。

先生根據多年的臨床實踐,認為程鐘齡的醫門八法不夠全面,他舉《傷寒論》中的方證為例,五苓散、豬苓湯的利水,旋复代赭湯的降逆,赤石脂禹餘糧湯的止利等,在八法中難以歸納進去。鑑此,先生遂在八法的基礎上補充澀、滲、升、降四法,成為十二法,這是對醫門八法的繼承與發展,曾以《論醫門十二法》為題,撰文發表於《江西醫藥》和廣州《新中醫》雜誌,博得同道們的讚許。

先生教學有方,對學生循循善誘,由淺入深,循序漸進,講課時理論聯繫實際,深入淺出,要求學生先入門然後登堂入室。他推崇陳修園研究經典的治學態度和普及醫學知識的方法,曾仿效陳氏《長沙真方歌括》的體例,編寫了一本《傷寒論六經證治歌括》,將《傷寒論》的證治內容,提綱挈領,加以概括,用七言韻語撰成歌訣,使學生易懂、易讀、易記,收到了很好的教學效果。

(二)學術思想

1. 倡言醫門十二法

汗、吐、下、和、溫、清、消、補,是中醫臨床治療疾病的八種主要方法,統稱八法,清代醫學家程鐘齡稱之為醫門八法。這八種治病方法,是中醫學長期與疾病作鬥爭的經驗概括,起著提綱挈領、執簡馭繁的作用,對指導臨床實踐,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但是,先生認為,隨著中醫臨床經驗的逐步豐富和發展,中醫治病的方法也在不斷地增加,傳統的八法有所局限性,不能滿足中醫臨床的需要。因此,先生在八法的基礎上,補充了澀、滲、升降四法,合稱為醫門十二法。茲將先生的澀、滲、升、降四法內容概述於下。

1)澀法:又稱固澀法,是運用具有收斂、固澀作用的藥物組成方劑,以達收斂耗散,固澀滑脫之目的的一種治病方法。凡人身汗、血、精、津、便、尿等由於正虛不能固澀,以致過度耗散,滑脫不禁的,都應該用澀法來治療。

臨床常用的澀法有:澀腸固脫法,方劑如赤石脂禹餘糧湯、桃花湯等;澀精止遺法,方劑如金鎖固精丸、水陸二仙丹等;固脬縮尿法,方劑如雞腸散、桑螵蛸散;止血固下法(治崩漏、帶下),方劑如龍骨散、固衝湯等;固衛斂汗法,方劑如牡蠣散、當歸六黃湯之類;斂肺止咳法,方劑有聖惠寧肺散、五味子湯等。

2)滲法:運用具有滲濕、利水作用的藥物配伍成方,以祛除人體臟腑肌膚之間瀦留的水濕之邪的一種治病方法。本草中的滲濕利尿藥,方劑中的祛濕利水劑,均屬於滲法範疇。常用的滲法有:宣肺利水法,方劑如越婢湯、越婢加術湯等;益氣利水法,方劑如防己黃芪湯、防己茯苓湯等;健脾滲濕法,方劑如胃苓湯;實脾利水法,方劑如實脾飲;溫陽利水法,方劑如五苓散、腎氣丸;滋陰利水法,方劑如豬苓湯、小薊飲子等;輕宣淡滲法,方劑如三仁湯、黃芩滑石湯、甘露消毒丹等;清熱利濕法,方劑如八正散、石韋散等。

3)升法:運用具有益氣、昇陽作用的藥物,配伍組方,用以治療由於氣虛下陷,清陽不升等原因而引起的各種病症的一種方法。在臨床上,大氣下陷證可用開陷湯,中氣下陷證可用補中益氣湯,清氣下陷證可用七味白朮散加荷葉蒂之類,清陽不升、濁陰不降者可用升陽益胃湯、益氣聰明湯等。

4)降法:運用下氣、降逆、平衝、潛陽等作用的藥物配伍組方,用以治療由於氣逆不下,或氣血逆亂而引起的各種病症的一種方法。

臨床根據氣逆之臟腑病證殊別,可採用相應的治療方法。例加:肺氣上逆,咳嗽痰多者,可用蘇子降氣湯、定喘湯等;胃氣上逆,嘔吐反胃者,可用大、小半夏湯、旋复代赭湯等;腎不納氣,呼多吸少者,可用黑錫丹、都氣丸等;肝陽上亢,頭昏目眩者,可用鎮肝熄風湯、建瓴湯等;心神浮越,驚悸不寧者,可用桂甘龍牡湯、硃砂安神丸等。

2. 對肝病傳牌理論的發揮

肝病傳牌理論見載於《金匱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第一》,其云: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補之。中工不曉相傳,見肝之病,不解實脾,惟治肝也。先生對這一理論作了比較詳盡的闡釋。

他提出,肝主疏泄,脾主運化,脾能運化精微與運化水濕,除了脾本身的運化功能起作用而外,還要靠肝的疏泄功能來協助。若肝的疏泄功能不及或太過,都足以影響脾的運化功能而產生病變,這就是肝病之所以能傳脾的生理病理基礎,也就是肝病傳脾的理論根據。 肝病傳脾包含了兩種意義:其一是說肝有病預見其可能傳脾(原因是脾氣虛弱),在其未傳之先,即應充實脾氣,土旺則不受木剋,正如尤在涇所說:先實脾土,以杜滋蔓之禍。庶幾肝病不致於傳脾,這是預防傳變的措施,也就是治未病的意思。其二是病已經傳脾,則不能見肝之病,不解實脾,惟治肝也。而應當實脾治肝,肝脾同治,這是對肝病已經傳脾治療原則的啟示。

在臨床實踐中,肝病而未傳脾者固然不少,但肝病已經傳脾者實屬多見。

實脾的方劑,首推四君子湯,參、術、苓、草,甘溫益氣,健脾養胃,對於各種原因引起的脾胃功能減退,以及各種慢性疾病表現為脾氣虛弱者,均有卓效,臨床上可以根據具體病情,或加柴芍以疏肝鬱,或加防芍以瀉肝實,或加歸芍以養肝血,但總不離乎《金匱》肝病傳脾的理論以及實脾治肝的治則。

3. 提出贛江醫學新見解

江西素稱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之邦,有史以來,名醫代出,數以千計,醫學著作達數百種,成為贛文化的重要內容。先生熱愛江西的醫藥歷史文化遺產,晚年不辭辛勞,孜孜不倦地研究江西地方醫學史,提出了贛江醫學的新概念、新見解。

從宋至今,江西贛江流域各縣市有傳略可考的醫學家多達250餘人,先生命之為贛江醫學群體。其特點主要為人數眾多,在醫學理論方面均有高深的造詣,在臨證治療方面亦有豐富的經驗;其次為著作宏富,卷帙浩繁,涉及內、難、傷寒、金匱、本草、診斷等醫學基礎理論及內、外、婦、兒、骨傷、五官等臨床醫學各個方面,可謂博大精深,汗牛充棟。

先生嘗考贛江醫學的形成因素,不外乎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是受到當地經濟、文化、交通等諸多條件的影響,如贛東糧倉經濟繁榮,臨川才子之鄉,文風鼎盛,建幫藥物精良,贛水交通便利等;其次是多數人出生於世醫家庭,幼承庭訓,家學淵源;第三是有的醫家深受範文正公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的影響,先習舉子業,後以種種原因,轉而究心岐黃之術;第四是師徒授受,名師出高徒。

先生對贛江醫學所提出的諸多觀點,其中不乏真知灼見,曾在海內外醫史界引起了反響。

(三)經驗專長

1. 失血以內、外、陰、陽為辨

先生遵循其師姚國美關於失血辨治之論述,認為失血總以外感、內傷、偏陽(熱)、偏陰(寒)為辨。外感失血,暴而且暫,病癒即止,內傷失血,久而纏綿,愈多複發。偏陽熱者,血來勢速,色鮮而質濃,偏陰寒者,血來勢緩,色暗而質淡。治療之法,當因證施方。例如:

1)清心瀉肝,養陰止血:某女性,因5歲愛子夭殤,悲慟異常,日夜哀泣,目流血淚,心煩不寐,乃悲哀動中,心火挾肝火上犯目竅。治宜清心瀉肝,養陰止血,選瀉心湯合龍膽瀉肝湯加減,藥用:龍膽草、赤芍、丹皮、菊花、旱蓮草各6克,黃連、黃芩、山梔子各3克,生地、當歸各9克。服3劑血淚見少,5劑血淚止。

2)苦泄瀉火,涼血寧血:某患者陽明燥火上犯血絡,血熱妄行,鼻出血半月,血色鮮紅,心煩喜涼飲,治宜苦泄瀉火,涼血寧血,方用瀉心湯合玉女煎加減,藥用:大黃(後入)、知母、牛膝、丹皮各6克,黃芩、黃連各3克,石膏12克,生地、白茅根各9克。連服5劑,血即止。

3)釜底抽薪,涼血止血:某農民食辛辣嗜菸酒,齒齦腫痛糜爛出血,口臭便結,系胃火上蒸,陽絡受傷,血熱妄行,治宜釜底抽薪,涼血止血,選調胃承氣湯合犀角地黃湯加減,藥用大黃(後入)、玄明粉(衝化)、生地、赤芍、丹皮、玄參、金銀花、水牛角粉各9克。以此進出服10餘劑,齒齦腫痛糜爛出血均消失。

 (4)補中益氣,健脾攝血:某教師中陽不振,脾失統攝,時時唾血,面色晄白,精神委靡,食少便溏,治宜益氣、扶脾、攝血,方以歸牌湯合理中丸加減,藥用:炙黃芪、黨參、焦白朮、熟地、白茯苓、懷山各9克,炮乾薑3克,當歸、茜草、側柏炭、炙甘草各6克。連服10劑,唾血停止。

5)清熱養陰,祛瘀止血,某患者尿血月餘,貧血面容,乃瘀熱下移膀胱傷及陰絡,以《醫學心悟》阿膠散原方不加減,藥用阿膠、生地各9克,山梔子、丹皮、麥冬、丹參、當歸、血餘炭各6克。服5劑血即見少,連服10劑,尿血全無。

2. 呃逆辨證,要掌握寒熱虛實

呃逆古稱為噦,因其發作時呃呃連聲幫後世名之為呃逆,其發病原因主要是由於胃氣上逆所致。先生提出,治療呃逆,總以和胃降逆,下氣止呃為主,但又要掌握寒、熱、虛實辨證。寒者溫之,熱者清之,虛者補之,實者瀉之。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中,先生髮現,呃逆以虛而挾寒者居多,故應用丁香柿蒂湯、旋复代赭湯之類溫胃降逆的機會也比較多,療效也比較好;虛而挾熱者亦不少見,一般用橘皮竹茹湯或竹葉石膏湯之類清胃降逆也能奏效。此外,屬於實證的呃逆,也會偶然遇到,係由於小便不利或大便不通以致腑氣不降而引起,用上述方劑常常無濟於事,必須通利兩便使腑氣下降才能解決問題。

3. 冒眩之病,治在痰飲

冒眩以眼花頭昏為主症,前人有主風、主痰、主火、主虛等說法,但臨床以痰飲為多見,其病機為清陽不升,濁陰不降,先生對此作為精闢的解釋。他說,清陽是指水穀之精微,即食物中的營養成分;濁陰是指胃中飲食不消化而產生的病理產物,如濕、痰、飲等。清陽主升,濁陰主降,清升濁降,是正常的生理狀態。若飲食失節,損傷脾胃,使脾胃氣虛,運化功能減退,不能腐熟水穀,化生精微(清陽)而上升於肺,由肺而輸布全身,營養機體,必然會聚濕成痰成飲(濁陰),阻滯中焦而不下泄,於是形成清陽不升,濁陰不降的病理狀態,頭目得不到水穀精微的濡養灌溉,勢必發生頭昏眼花。所以,治療由於痰飲中阻,清陽不升,濁陰不降而導致的眩暈,必須著眼中焦,化痰滌飲,使清升濁降,頭目自能清爽而眩暈自除。

一般而言,冒眩而胸脅滿悶,痰多,舌胖,有齒痕,為陽虛不能化飲,飲凝成痰之證,可選用苓桂術甘湯加半夏、陳皮、生薑,亦即苓桂術甘湯合二陳湯之意。取苓桂術甘溫陽化飲,二陳化痰利氣,冒眩兼有痰鬱化熱之象,可選用溫膽湯清化痰熱,合澤瀉湯滲濕降濁。先生以此辨證用藥治療冒眩之病,臨床常獲滿意療效。

原載《豫章醫萃--名老中醫臨床經驗精選》

(待續)(本文分二部分連載,這是第一部分)

校核/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