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旴江醫學文章

 

黄公繡《本草求真》醫案研究

江西中醫藥大學  夏循禮

(20180302(杏林論壇第253期)

  摘要: 文章從醫案來源、醫案類型和醫案所起的作用3個方面系統地研究了清代醫家黃宮繡《本草求真》所收載的醫案,從醫案的角度考查論證了黃宮繡的本草研究學術思想,即:本草藥物,論症論治論效,惟求理與病符,藥與病對,總以藥之氣味形質推勘而出;藥之見施於病而效者,既明其因,也例其證。

  關鍵詞:旴江醫學;黃宮繡;本草求真;醫案研究              

  旴江醫家黃宮繡,字綿芳,江西宜黃人。黃宮繡出生儒醫世家,於醫學研究卓有成就,著有《醫學求真錄》、《脈理求真》和《本草求真》等,尤以《本草求真》流傳最廣,影響最大。黃宮繡編著《本草求真》之初衷,實有感於當時本草書籍多“理道不明,意義不疏”,乃力糾時弊,集平素之治驗,採百家之精粹,終成《本草求真》。
  《本草求真》既是一部本草著作,更是一部本草研究著作。較之先期的本草著作,如《神農本草經》、《新修本草》以及《證類本草》等,都是各藥物“性味毒性、主治功效、形態產地、修治”等的記載,即使不同本草著作對上述各項有不同的表述,也是“前文照錄,我文附後”的“朱墨體”或其變體,一般對前文、他文內容不置品評和取捨;而《本草求真》則不同,其對前文、他文采取的是“其有一義未明、一意未達,無不搜剔靡盡”、“既於藥品之宜反複申明,復於藥性之忌多為告誡”的本草研究,所以說《本草求真》更是一部本草研究著作。
  作為本草研究著作,黃宮繡秉持:“首宜分其形質氣味,次宜辨其經絡臟腑,終宜表其證治功能。”就“表其證治功能”的研究而言,醫案無疑是一類很好的素材,是最具說服力的“表”例。 《本草求真》記載了大量的醫案,本文試從醫案研究的角度,概要闡釋黃宮繡的本草研究學術思想之一隅。
   1.醫案來源概況
   遍觀《本草求真》全書,收載的各類醫案病例逾100例之多。分析其來源,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
   1.1 他人醫著   《本草求真》收載的醫案大多數來自於他人醫著,主要有李時珍、汪昂、寇宗奭、陶弘景等。如“蒲黃”詞條下“時珍曰:一婦舌脹滿口,以蒲黃頻滲,比曉乃癒。”“石灰”詞條下汪昂曰:“有人腳肚生一瘡,久遂成漏,百藥不效,自度必死,一村人見之曰,此鱔漏也,以石灰溫泡薰洗,覺癢即是也,洗不數次,遂癒。”“古文錢”詞條下宗奭曰:“予少時常患赤目腫痛,數日不能開,客有教以生薑一塊,洗淨去皮,以古青銅錢刮汁點之,初甚苦,熱淚蔑面,然終無損。後有患者,教之往往疑惑,信士點之,無不一點遂癒,更不須再;但作瘡者不可用也。”“人乳”詞條下弘景曰:“張漢蒼年老無齒,常服人乳,故年百歲馀,身肥如瓠。”此也明證,黃宮繡十分重視前人的理論和經驗,對前人的精湛論述虔然採擷。
   1.2 各種類書、方志、史書   各種類書、方志、史書等也是《本草求真》醫案的源泉。如:“鷓鴣”詞條下《類說》云:“楊玄之通判廣州歸楚州,因多食鷓鴣,遂病咽喉間生癰,潰而膿血不止,寢食俱廢,醫者束手。適楊吉老赴郡,邀診之,曰:但先啖生薑一斤,乃可投藥,初食覺甘香,至半斤覺稍寬,盡一斤覺辛辣,粥食入口,了無滯礙。此鳥好啖半夏,毒發耳,故以薑制之也。”“酒”詞條下《博物誌》云:“王肅、張衡、馬均三人冒霧晨行,一人飲酒,一人飽食,一人空腹,空腹者死,飽食者病,飲酒者健,此酒勢辟惡,勝於作食之效也。”“郁李仁”詞條下《宋史•錢乙傳》云:“一乳婦因悸而病,既己目張不得瞑。乙曰:煮郁李酒飲之,使醉即癒。所然者,目系內連肝膽,恐則氣結,膽橫不下,郁李仁去結,隨酒入膽,結去膽下,則目能瞑矣,此蓋得肯綮之妙者也。”黃宮繡醫儒兼修、醫儒兼通,各種類書、方志、史書博聞強記,更因為這些記載的真實可靠性高,所以得到黃宮繡的垂青而進入《本草求真》。
   1.3 市井醫藥實踐故事 醫藥名家著述之外的市井醫藥實踐故事,往往蘊藏著豐富的醫藥臨床經驗,黃宮繡十分重視此類醫案的提煉。如:“橘皮”詞條下:“莫強中為鹽城令時得疾,凡食已,輒胸滿不下,百方不效,偶家人合橘紅湯,因取嘗之,似相宜,連日飲之,一日,忽覺胸中有物墜下,大驚目瞪,自汗如雨,須臾腹痛,下數塊如鐵彈子,臭不可聞,自此胸次廓然,其疾頓癒。 ”“蛤蜊粉”詞條下:“昔滁州酒庫攢司陳通患水腫垂死,諸醫不治,一嫗令以大蒜十個搗如泥,入蛤粉丸,食前白湯下,服盡小便下數桶而癒。”
   1.4 著者經驗 醫案之中也記載了黃宮繡自身的臨證實例,反映出黃宮繡對本草藥物的探索歷程。如:“橘穰”詞條下:“進賢縣胥簡章之女秀英,忽氣喘促至極,眼翻手握,已有莫主之勢,繡診其脈,右關浮滑而弦,知有痰氣與寒內結,姑以老薑取汁先投,不逾時而胸即開,氣即平,後詢其故,知食橘穰起也。”“玄明粉”詞條下:“繡族兄式和用玄明粉搽眼,初覺一二次甚明,召繡同搽,繡揣眼病非熱不得用,是因未允,越後族兄屢擦屢壞,始信餘言不謬。”
   1.5 筆記及其他文學作品 有一些醫案來源於筆記體例的歷代作品和其他文學作品。如:“仙茅”詞條下沈括《筆談》云:“夏文莊公禀賦異於人,但睡則身冷如逝者,既覺,須令人溫之良久,乃能動,常服仙茅、鐘乳、硫黃莫知紀極,此禀賦素怯則宜。”“蘆薈”詞條下,劉禹錫《傳信方》云:“予少年曾患癬,初在頸項間,後延上左耳,遂成濕瘡浸淫。用諸藥徒令蜇蠹,其瘡轉甚,偶遇楚州賣藥人,教用蘆薈一兩,炙甘草末半兩,研末,先以溫漿水洗癬,拭淨敷之,立幹便瘥,真神奇也。”“硫黃”詞條下:“韓退之作文戒服食,晚年服硫黃而死,可不戒乎”等。筆記一體,始於漢魏,興於唐宋,盛於明清。筆記特點,內容為“雜”,形式為“散”,或里巷瑣議,或世風民習,或物產人事,或奇聞趣事,多能據跡而寫,見真而述,因此筆記體例等的典籍也是醫史文獻研習的素材,黃宮繡認識到這一點並且應用在《本草求真》的著述中。
   1.6 其他來源 除了上述各種醫案來源之外,還有一些黃宮繡沒有明確標著出處的醫案故事。如:“鰻鱺魚”詞條下:“虛損癆瘵,多用蟲蝕,有病瘵者,相染已死數人,乃取病者釘之棺中,棄於流水,永絕傳染,漁人異之,開視,見一女子尚活,取置漁舍,多食鰻鱺,病癒,遂以為妻。”該類醫案沒有標註出處的原因,可能在於黃宮繡讀書既多,涉獵必廣,偶遇有意義的故事牢記於心,而於何書所記、何人所撰,倒印象朦朧,到編著《本草求真》時,黃宮繡也沒有為撰書而重新查證醫案出處。不過據黃宮繡為學為醫之秉性,當不為杜撰,亦可以取信。
   2 醫案的類型
   《本草求真》收載的逾100例醫案,主要用來闡釋各本草藥物的功效,還有一些醫案,類似於“反證”,即用來說明某些本草藥物的“忌”“反”和“毒性”,起警示作用。下面分別簡要介紹。
   2.1 主治兼治功效 主治功效既包括藥物的“主”治,也包括藥物的“兼”治。如在“蠟”詞條下:“甄權治孕婦胎動下血不絕欲死,以雞子大一枚煎三五沸,投美酒半升立瘥。”此醫案例證“蜜蠟入胃絕痢,入肝活血”之“主治”功效。 “桑螵蛸”詞條所附“螳螂”詞條下:“《醫林集要》出箭簇,用螳螂一個、巴豆半個,同研敷傷處,微癢且忍,極癢乃撼撥之,以黃連貫眾湯洗拭,石灰敷之。”此醫案例證螳螂“主治小兒驚搐,並出箭簇入肉”之“兼治”功效;至於《本草求真》為何例舉本草藥物“兼治”功效的醫案,緣由在於:藥物功效有主治兼治之分,對病而言,只有效與不效之別,因此,即使是兼治功效,對症即為良藥,施藥而效即為正治,值得關注。這也是黃宮繡“惟求理與病符,藥與病對”本草研究學術思想的體現。
   2.2 藥物宜忌 主要是用藥不當的反面案例和藥物應用有違常規的“特例”等。
   ①有毒藥物,不可久服多服者。如“蚯蚓”詞條下,頌曰:“腳氣藥必須此物為使,然亦有毒;有人因腳病,藥中用此,果得奇效。病癒服之不輟,至二十馀日,燥憒,但欲飲水不已,遂至頓委。大抵攻病用毒藥,中病即當止也。”
   ②病者臟腑禀賦之偏,不可以常理概論者。如“附子”詞條下:“荊府都昌王體瘦而冷,無他病,日以附子煎湯飲,兼嚼硫黃,如此數歲。靳州衛張百戶,平生服鹿茸附子藥,至八十歲康健倍常。宋代張杲《醫說》載趙知府耽酒色,每日煎乾薑熟附湯,吞硫黃金液丹百粒,乃能健啖,否則倦弱不支,壽至九十。他人服一粒即為害,若此數人者,皆其臟腑禀賦之偏,不可以常理概論也。”
   ③食物類藥物飲食習慣不當者。如“白果”詞條下:“多食則即令人臚脹昏悶,昔已有服此過多而竟脹悶欲死者(食千枚者死)。”
   ④病症病因不清片面用藥者。如“玄明粉”詞條下:“繡族兄式和用玄明粉搽眼,初覺一二次甚明,召繡同搽,繡揣眼病非熱不得用,是因未允,越後族兄屢擦屢壞,始信餘言不謬。”
   2.3 毒性與解毒 即所謂起警示作用的藥物毒性案例,以及對有些藥物錯服、多服所致毒性的解毒案例。如“蚯蚓”詞條下,汪昂云:“中其毒者,鹽水解之。張將軍病蚯蚓咬毒,每夕濃煎鹽水洗身,數過而癒。”又“蓖麻子”詞條下: “昔人有以汁點畜舌根下,即不能食;點畜肛門內,即下血死;並云服蓖麻者,一生不得服豆,犯即脹死,其毒可知。”又“鷓鴣”詞條下:“丞相馮延己苦腦痛不已,太醫吳廷詔曰:'公多食山雞鷓鴣,其毒發也。故以甘草湯而癒。'”
   3 《本草求真》醫案的評價 《本草求真》醫案所起的作用,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為舉證作用,增強說服力;二為鑑鏡作用,增強可讀性。誠如黃宮繡在《凡例》中所言,“本草一書,首宜分其形質氣味,次宜辨其經絡臟腑,終宜表其證治功能。”但若是通篇“形質氣味、經絡臟腑、證治功能”,以病理說藥理,以藥性論治則不免有些“形而上”的虛玄,通過相關的醫案“佐證”,就達到了黃宮繡“藥之見施於病者,既有其因;藥之見施於病而即有效者,又有其故”的目的。《本草求真》選載的逾100例醫案,都是黃宮繡精選的他人實例和自己的臨床經驗,對於理解和掌握藥物的主治功效、宜忌毒性都有點睛之筆和警醒作用。通過這些案例,不僅可以增進讀者對藥物知識的理解,更能增進醫者對藥物臨床應用的把握。
   誠然,黃宮繡畢竟是封建時代的士子,不可避免會自覺不自覺地攜帶一些唯心主義的底色,比如“兔屎”詞條下,按沈存中《良方》云:“江陰萬融病癆,四體如焚,寒熱煩躁,一夜夢一人,腹擁一月,光明使人心骨皆寒。及寤而孫元規使人遺藥,服之遂平,叩之則明月丹也。乃寤所夢。”又“萊菔子”詞條下,《洞微志》云:“齊州有人患狂病云夢中見紅裳女子,引入宮殿中,小姑令唱,每日遂云:五靈樓閣曉玲瓏,天府由來是此中,惆悵悶懷言不盡,一丸蘿蔔火吾宮。有一道士云:此犯大麥毒也。小女心神,小姑脾神。醫經言:蘿蔔制面毒,故曰火吾宮。火者,毀也。遂以藥並蘿蔔治之果癒。”對於這些醫案,相信讀者和醫者會進行理性的解讀和研判。但是,瑕不掩瑜,《本草求真》仍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本草研究著作。

   原載:《中華中醫藥雜誌》2015年第1期

   校核 周晟芳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醫教闡論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