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論文為交流平台文章

漫談中醫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思路

世界華佗醫學研究會 張桂赫 程玉庭

20200221日) 杏林論壇第422

 談及去冬今春的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人們往往把它與2002年冬的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因該病易與支原體肺炎-原發性非典型肺炎相混,後從英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的縮寫SARS改稱薩斯)聯繫起來。新冠的來源,官方暫時沒有公佈。薩斯的來源,從目前已經能夠獲得的證據看,是源自於自然宿主跨物種而後轉移到人身上的。自然宿主是自然界的某種動物,比如老鼠、蝙蝠、家禽等,它們與自身攜帶的病毒長期共存,各自相安無事。對人類來說,這些病毒的宿主就是危險因子,一旦被觸碰,就會殃及人類。馬來西亞把養豬場建進蝙蝠的棲息地,造成了尼帕病毒的首次爆發;澳大利亞破壞原始森林,很多蝙蝠被迫飛進人類居住區,造成了亨德拉病毒的爆發。石正麗教授用了十幾年的時間追踪薩斯的源頭,論文發表在2005年的科學雜誌和2013年的自然雜誌上,發現薩斯病毒是從雲南的一個蝙蝠洞開始,再到果子狸身上,然後經由野生動物交易市場,從動物身上傳播到人身上。從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每一個環節的概率都極低,雖是多個環節的低概率,而最終卻變成了感染人體而致病的事實,我們怎樣防範呢?不吃野生動物,不破壞環境,遠離病毒宿主能夠從根本上解決嗎?這不夠!根據自然宿主的理論,動物傳人,人傳人,防不勝防。

我們不妨從中醫的角度來看看古人對這種情況是怎麼理解的。中醫認為,薩斯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均為時行疫氣致病,二者都發生在冬春季。官方報導的第一例薩斯案例是20021116日,第一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時間是20191230日。儘管官方報導由於種種原因可能落後於病例的實際發生時間,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二者都發生在冬天,確切的說正是中醫所說的冬溫可能發生的季節。此時武漢是可能該下雪的時候下起了濕雨,20201月陰雨連綿的天氣持續了16天,非其時而有其氣瘟疫爆發。

 以《內經》五運六氣的六氣主客來分析,新型冠狀病毒發生在亥年。《傷寒雜病論》明確指出:巳亥之年,厥陰司天,少陽在泉。假如厥陰司天,主勝,則胸脅痛,舌難以言;客勝,則耳鳴,掉眩,甚至欬逆。少陽在泉,主勝,則熱反上行,而客於心,心痛發熱,格中而嘔;客勝,則腰腹痛,而反惡寒,甚則下白溺白。這說明瘟疫的病位在胸脅,影響到心肺的功能,有頭暈、咳嗽、發熱、嘔吐,以及腰痛、腹痛、怕冷等症狀。這與目前西醫臨床上觀察到的症狀相一致。

  綜合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親臨薩斯一線的醫務工作者的訪談資料和目前在網上能夠獲得的信息,薩斯和新冠之所以難治,是因為它們有著特殊的怪脾氣。先說薩斯,常規發熱病例,體溫每升高一攝氏度,心率平均每分鐘增加18次,但薩斯患者的心率隨體溫變化的程度不大,有的患者體溫升高,心率不變,更有的患者,體溫升高,心率反而降低。西醫的理論難以解釋這種特殊現象,無特異性的治療手段,只能以常規治療手段和激素衝擊療法治療。再說新冠,讓人棘手的是難以糾正的代謝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礙,特別是患者體溫隨著病情的加重,沒有變化的預兆,為檢測和治療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性。薩斯和新冠的共同特徵是都會因為肺部問題走向呼吸衰竭。從中醫的角度看,薩斯之所以體溫升高,而心率降低,是因為冬天的寒氣潛伏於少陰心經;新冠的代謝酸中毒和凝血功能障礙,是因為瘟邪犯肺,導致肺絡灼傷,影響氧氣和二氧化碳在體內的代謝。

在具體的治療手段上,西醫認為病情的進展是自身免疫作用對於肺組織的攻擊,治療上應該儘早使用激素抑制免疫反應,避免對肺組織的侵害,但這同時導致免疫應答系統不能形成自身的抗體,這是一個兩難的處境。而中醫認為病源的大背景是天地氣交。雖然我們不可能改變天地大背景的變化,但我們可以在人身的小天地上做文章,用具有四氣五味升降浮沉藥性的本草來調整人身小宇宙,使之與天地大宇宙相應。中醫在基礎理論和治療的方法上不存在兩難處境。抗擊薩斯,中醫功不可沒,抗擊新冠,相信中醫也有用武之地。另外,我們從中醫的角度呼籲,我們不但要關注臨床即時的治療效果,我們更要考慮預後,諸多薩斯患者經過激素衝擊治療之後,雖然保住命了,但激素衝擊造成的股骨頭壞死等副作用不能不顧及,對新冠的治療,希望能在起初的時候就能避免這些問題。

西醫除了激素治療外,多考慮從病原體的來源和殺滅入手來解決臨床患者的種種問題,在殺滅病原體的同時,給已經被病原體傷害的脆弱身體又增加了負擔,所以成功率低而且有一定的副作用。中醫根據扶正祛邪的思路,糾正人體功能的偏差,給患者增加了更多的生存機會。中醫在幾千年的歷史上戰勝瘟疫321次,使一代又一代中國人免於瘟疫的滅絕。在解放後,中醫在解決瘟疫的問題上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1954年,石家莊爆發了乙型腦炎,西醫控制不住,疫情越來越嚴重,著名中醫郭可明老師利用中醫治療獲得了突破,受到國家領導人以及衛生管理部門的重視,同時受到毛澤東主席的親自接見和鼓勵,讓中醫治療乙腦的成功經驗很快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郭老採用清熱解毒養陰的思路,以白虎湯為主方,治愈率達到90%以上,遠超世界水平,疫情很快得到控制。對2003年的薩斯,郭可明之子名老中醫郭紀生先生、之孫女郭媛醫生深入隔離區,治療薩斯總結了較為成熟的經驗,療效顯著。另外北京小湯山醫院等應用中醫藥治愈薩斯的戰績都令世人矚目。中醫擁有完整的醫學理論體系和明確的臨床實踐經驗,相信對新冠此疫,中醫人依然定會不負歷史,不辱使命,再創輝煌!

面對新冠的嚴峻形勢,西醫界出台了一系列的應急和治療方案,未來的結果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但又有很多中醫專家跟風,出台中醫治療藥方,我們認為,如使用不當則有悖於中醫辨證施治的精神。中醫的處方和用藥是建立在理法的基礎之上的。西醫是以藥為中心,針對某個特定的病進行治療。中醫是以病人為中心,根據不同的人在不同時期與不同的地域的整體變化情況來用藥。藥方能不能起作用,怎樣最大限度地避免其副作用,需要專業人員的斟酌,號稱某方治療某病,秘方治某病,這是膚淺的表現,即使成功,也只能是僥倖。張仲景諄諄告誡我們: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只憑藉網上道聽途說的症狀,沒有患者的脈像等信息,一些中醫師便開始在公開場合顯示神通,給出參考處方。急切的心情可以理解,只怕是被未診察過的患者盲目搬用,使用後效果適得其反。我們認為,抗擊此類傳染病的關鍵是長期的中醫人才儲備,政府統籌學院派和民間有治療經驗的中醫人才,群策群力,讓醫生把自己的臨床經驗和現在的瘟疫實情結合起來,探討能夠真正起到作用的解決方案。千萬不要憑藉自己的書本知識,與臨床正在發生的瘟疫實情相脫節而給出千萬人一個固定方的所謂階段性治療方案,違背了中醫因人制宜、因時制宜及因地制宜的辨證治療思想。我們必須首先讓醫生深入到瘟疫現場中,確切了解疾病的發生和轉歸,建立起來自瘟疫第一現場的可行有效的治療方案,而不是從頭腦中產生出一個所謂的治療方案,去機械的應用到瘟疫現場。

   從傳統中醫的角度看,與其找什麼應急方案,不如找一批有本事的醫生,與其找一個有效的防治處方,不如找一批辨證施治的高手。與其讓專家們開會制定一套機械的方案,不如讓有經驗的中醫師們深入到第一現場,經過臨床辨證,制定出有效的辦法。薩斯與新冠在不同的人身上表現不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呈現出什麼樣的特點也是未知的,西醫似乎沒辦法,但從傳統中醫的思路看,我們見到了病人的病證,就可能有辦法,將既往的臨床經驗與現在的瘟疫現場病證相對照來思考,就會制定出一套非常實用的治療方法。這套治療方法來自於中醫經典理論的指導思想,來自於醫療現場的實際情況,來自於醫生的經驗,這三個要素缺一不可。相信有了這三個要素,就可以順利地解決本次新冠的問題。

  中醫如何預防新冠呢?

  艾熏房間:《肘後備急方》曰:斷瘟疫病令不相染,密以艾灸病人床四角,各一壯,佳也。這是東晉著名的醫學家葛洪介紹用艾草煙熏消毒預防瘟疫傳染的方法,效果極佳。

  香囊:用藿香、佩蘭、白芷、蒼朮、艾葉、菖蒲、雄黃、硫磺、青蒿、冰片等芳香化濁的藥物做成香囊放在家里或隨身攜帶,具有驅逐陰邪的作用。

不恐慌,不緊張,不聚會,盡量避免到公共場合,以家居為主,注意個人衛生,比如勤洗手,飯前飯後、廁前廁後、用手觸物之後等都要注意手的清潔,飲食清淡,少辛辣,少食海鮮肉類,少吃水果,提倡早睡,禁房事,切勿熬夜。

運動:可實施醫療體育五禽戲,簡稱五禽戲五禽戲是東漢末年(距今約1980餘年)三國名醫華佗所創。當時正處於瘟疫橫行、疾病與戰亂的年代,華佗為了使更多的人免除疾病和瘟疫之痛苦,根據中醫理論,以經絡學說為指導,結合陰陽五行、經絡、氣血、臟腑辨證,編創了舉世聞名的、醫療健身的、歷經1980餘年傳承的一項運動方式。五禽戲簡便易學,無需場地限制(12個平方米的空間),室內室外均可,適宜老中小各年齡段,可根據身體狀況、患病輕重選擇一戲或全戲修煉,均能達到理想的效果。全戲修煉10分鐘,單戲修煉約2分鐘,使身體微微汗出,神清體健,腹中欲食,病向愈。醫療體育五禽戲是醫療、健身、養生、長壽之寶藏,它不僅是武術、氣功、體育,更是一項特殊的醫療技能。

預防中藥方:花旗參(或黨參)、黃芪、藿香、蒼朮、蘇葉、金銀花、白芷、貫眾、防風、麥冬、五味子等水煎當茶飲,每天一劑,連服三劑。(須在中醫師的指導下使用)

相信國家和人民的力量,只要全民行動,積極配合,齊心協力,西醫與中醫配合,只要處理得當,認真對待,相信此疫定會很快被消滅。

校核/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