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otcm.com/xinglinforum/IMG_1837.JPG杏林論壇

總目錄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Address: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Phone: 1-626-288-1199 
Fax: 1-626-288-4199 
Email: editor@sotcm.com

 

本頁為岐黃專論-旴江醫學文章

 

《席弘賦》針灸學術思想探微

江西中醫藥大學 潘鑫 李叢

(20170616(杏林論壇第168期)

席弘,字宏遠,號梓桑君,後名橫。南宋時期江西臨川縣席坊人(今江西撫州市)。其祖輩幾代人都做過太醫院針灸醫官。據記載傳有十二代,父傳子模式傳至第十代孫時,父傳子之外又開始傳徒,由家傳變為師傳,如卓有成就《神應經》作者陳會、劉謹。陳會又授徒24人,其門徒從江西擴大到廣東、安徽、四川等地,其門徒眾多,遍及江西各地,形成較大的針灸派系,故席弘在中國針灸史上具有重要的影響和地位。關於《席弘賦》作者有五種說法。第一:席弘本人所作;第二:門徒根據席弘學術思想和臨床經驗補輯或編寫而成;第三:席家之作;第四:徐風得其初稿,然後加以修改、整理、補充;第五:徐風首創。個人認為第四種可能性較高。

《席弘賦》中內容不僅反映了南宋以前的​​針灸學術成就,而且集中體現了當時江西地區針灸學術特色。直至今日《席弘賦》中的許多針灸學術思想及其治療方法仍在現代針灸臨床廣泛選用。現將其針灸學術思想總結如下。

1.選穴精,配穴妙

1.1選穴少且涉及廣

《席弘賦》中所用輸穴計100餘穴,論述病症50餘種,涉及內、外、婦、兒、五官等科,且每種病用穴13個。如心痛手顫少海間,若要根除覓陰市。少海穴有通心氣、寧神安誌之功,配合陰市穴共奏溫經散寒,化瘀安神之功。又如治療疝氣賦中記載若是七疝小腹痛,照海陰交曲泉針。疝氣多是寒熱瘀阻滯肝經所致,席氏僅用照海、陰交、曲泉3穴行活血化瘀,行氣止痛之功。又如治療耳聾耳聾氣痞聽會針,迎香穴瀉功如神。對於因肝氣鬱閉、邪熱互結、三焦不暢致氣機不利,經絡閉阻導致的耳聾,取聽會穴瀉上焦與肝膽經之鬱熱,取迎香穴以瀉中、下焦陽明之邪熱,使得邪去熱清,則耳聾自癒。

1.2配穴多用根結理論

《標幽賦》中指出:更窮四根三結,依標本而刺無不痊。這裡的四根三結指的是十二經以四肢為,以頭、胸、腹為結。 的部位在下,皆經氣始生始發之地,為經氣之所出;部位在上,皆為經氣所結、所聚之處,經氣所歸之處。 根結理論強調經氣兩極之間的聯繫。席氏運用根結理論治療疑難雜證:如氣刺兩乳求太淵。鳩尾能治五般癇,若下湧泉人不死。睛明治眼未效時,合谷光明安可缺。但患傷寒兩耳聾,金門聽會疾如風。歌賦中所使用的膻中配太淵、鳩尾配湧泉、睛明配合谷、金門配聽會,是相配。這對當今臨床頗有借鑒意義。

1.3 擅長用特定穴

特定穴具有特殊性能和治療作用,臨床中運用廣泛且普遍。歌賦中主要運用了五輸穴、原絡配穴、俞募配穴、八會穴、八脈交會穴。

1.3.1 五輸穴

五輸穴首見於《靈樞九針十二原》:所出為井,所溜為滎,所注為輸,所行為經,所入為合。經過整理髮現,《席弘賦》條文中屬五輸穴之井穴有:至陰、大敦、湧泉。滎穴有:二間、大都。輸穴有:三間、太衝、中渚。經穴有:陽溪、崑崙、复溜。合穴有:尺澤、曲池、委中、足三里、陽陵泉、曲泉、陰陵泉、少海。賦中有五輸穴單獨用的,也有五輸穴相互配合使用的。如最是陽陵泉一穴,膝間疼痛用針燒。大便閉澀大敦燒。這裡治療膝關節疼痛僅用膽經合穴陽陵泉一穴治療。便秘僅用肝經井穴大敦一穴而已。賦中五輸穴大部分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穴位配合使用,如五般肘痛尋尺澤,太淵針後卻收功。如果由風、寒、濕、火、痰等邪侵犯所致的肘部疼痛,可取肺經合穴尺澤配合輸穴太淵針刺有效。又如腳痛膝腫針三里,懸鍾二陵三陰交。更向太衝須引氣,指頭麻木自輕飄。膝踝關節腫脹疼痛可刺胃經合穴三里、脾經合穴陰陵泉、膽經合穴陽陵泉、肝經輸穴太衝。

1.3.2原穴、絡穴

元代竇默《針經指南》說:絡穴正在兩經中間若刺絡穴,表裡同治。《靈樞九針十二原》:五臟有疾也,應出十二原。而原各有所出,明知其原,睹其應,而知五臟之害矣。可見原穴與絡穴有一穴治療五臟及表里之功,且在臨床中運用頗多。如氣刺兩乳求太淵,未應之時瀉列缺。氣病刺原穴太淵和絡穴列缺有理氣通絡之功。 氣海專能治五淋。各種淋證,均可取原穴氣海治療。 肚疼須是公孫妙,內關相應必然瘳,對於腹中絞痛之症可取絡穴公孫和內關相配。賦中取絡穴的有:列缺、豐隆、內關、光明、公孫、鳩尾、長強。取原穴的有:太淵、合谷、氣海。

1.3.3取募穴和俞穴治療臟腑病證

募穴與俞穴是臟腑之氣集聚與輸注的地方,因此募穴與俞穴在治療臟腑疾病有重要的作用。賦中云婦人心痛心俞穴,是指婦女心胸部疼痛不適應當取心俞穴治療。 小便不禁關元好,腎虛不固,導緻小便失禁的患者可取小腸的募穴,任脈、足三陰經之交會穴關元以溫腎固澀。 期門穴主傷寒患,六日過經猶未汗,但向乳根二肋間,又治婦人生產難。傷寒不解傳經,可以刺肝之募穴使之不再傳,且該穴還可治療難產。以上皆是歌賦中取俞募穴治療臟腑病的實例。

此外賦中還運用了其它特定穴治療疾病。如取八脈交會穴有:公孫、內關、列缺、照海。取下合穴的有:陽陵泉、足三里、委中。

2.究陰陽,講辨證

《素問陰陽應像大論》曰: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任何事物都有陰陽,辨證論治離不開辨陰陽,針灸亦然。經絡有陽經陰經。 《席弘賦》中開篇明義:凡欲行針須審穴,要明補瀉迎隨訣,胸背左右不相同,呼吸陰陽男女別。歌訣中指出胸為陰,背為陽;左為陽,右為陰;男子陽經,午前以呼為補,吸為瀉;陰經以吸為補,呼為瀉,午後反之。女子反之。其次還要審穴明補瀉迎隨。 審穴不僅是對腧穴的選取、穴位的取法及其針刺深度、艾灸壯數、針灸的宜忌等內容,最重要的是診查腧穴是否有酸脹、痛點、條索狀物、熱或冷等一系列反應,根據病人的病情、體質再結合四診合參,就能對患者的病機有全面了解,遂以配穴之法臨證加減,依此便能辨證求本了。辨證之理還應知道迎隨補瀉。 《難經七十二難》中說:所謂迎隨者,知榮衛之流行,經脈之往來,隨其逆順而取之,故曰迎隨。氣血的運行有順有逆,分佈部位有淺有深,氣血變化有盛有衰,根據不同情況採用或順()或逆()的方法,都可達到補虛瀉實的作用。迎隨是補瀉的總則,而補瀉又是施治的關鍵。其中針向迎隨為臨床補瀉基本方法,即逆著經脈來的方向斜針為瀉法,順著經脈去的方向斜針為補法。如此知曉迎隨,確定了疾病的病機,行以補瀉手法,以成辨證施治之道。席氏之辨證論治,究其陰陽之思想在賦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3.精操作,明補瀉

歷代醫家中對針灸操作頗有研究。席氏在《席弘賦》中將男女、陰陽、左右理論結合呼吸、迎隨補瀉為複式補瀉,還創造了平補平瀉。如如患赤目等疾,明見其邪熱所致,可專行瀉法,其餘諸疾,只宜平補平瀉,須先瀉後補,謂之先瀉其邪,後補真氣,此乃先師不傳之秘訣也。席氏提出見其實邪所致,只用瀉法。除此之外則應先用瀉法瀉其邪,遂後用補法補其正氣,以達到平衡陰陽之功。

席氏還注重捻轉補瀉、子午補瀉、呼吸補瀉。 《席弘賦》謂補自卯南轉針高,瀉從卯北莫辭勞,逼針瀉氣令須吸,若補隨呼氣自調,左右捻針尋子午,抽針瀉氣自迢迢。 捻轉補瀉法是進針得氣後,將針進行不同角度的左右旋轉,以達到補瀉目的。一般來說,以右手持針為主,常稱之為持手,順時針旋轉為主的時候是補法,逆時針方向旋轉為主的時候是瀉法。子午補瀉又稱子午傾針子午搗臼等,李梴《醫學入門》指出:從子至午,左行為補;從午至子,右行為瀉。把十二地支分為十二個方位,子在北,午在南,卯在東,酉在西。從子到午左轉為順;從午退到子右轉為逆。呼吸補瀉是進針得氣後,遵循病人呼吸進行捻針以達到補瀉目的,還需配合子午補瀉和捻轉補瀉。在吸氣的時候順時針捻轉較重,呼氣的時候逆時針捻轉較輕者是瀉法;在呼氣的時候,順時針捻轉較重,吸氣的時候逆時針捻轉較輕者是補法。

4.擅火針,治痺症

燒針為古代眾多針法中的一種。明代楊繼洲的《針灸大成》記述最詳:頻以麻油蘸其針,針上燒令通紅,用方有功。俗稱之火針。席氏在其賦中獨特的運用火針治療痺症及骨關節疾病。如最是陽陵泉一穴,膝間疼痛用針燒。冷風冷痺疾難癒,環跳腰間針與燒。用火針之熱性祛除風寒濕之邪氣,以達到溫經通絡,祛風散寒的作用,而且配上筋會之陽陵泉、膽經之經穴環跳有通經活絡,活血行瘀之功。有學者通過實驗發現火針組和針灸組治療膝骨性關節炎,在改善疼痛,膝關節功能方面均有顯著療效,但火針組在改善患者疼痛情況以及關節功能方面也優於針灸組。火針療法是賦中一個獨特的療法,這一療法也為後世醫家治療膝關節疾病及痺症提供了寶貴的經驗,並在此基礎上不斷擴大火針的治療範圍,不僅用於骨科、風濕科,而且運用於內、外、婦、兒、皮膚等科,治療病種涉及痺證、胃下垂、胃脘痛、泄瀉、痢疾、陽痿、瘰癧、風疹、月經不調、痛經、小兒疳積及扁平疣、痣等等。

5.重正氣,強後天

《靈樞百病始生篇》曰:風雨寒熱,不得虛,邪不能獨傷人。卒然逢疾風暴雨而不病者,蓋無虛,故邪不能獨傷人。此必因虛邪之風,與其身形,兩虛相得,乃客其形。人體的正氣由先天之氣和後天之氣構成。腎為先天之本,脾為後天之本。李東垣在其《脾胃論》中曰:豈特四者,至於經論天地之邪氣,感則害人五臟六腑,及形氣俱虛,乃受外邪,不因虛邪,賊邪不能獨傷人,諸病從脾胃而生明矣。提出諸病從脾胃生的道理。席氏在治療疾病時非常重視調理脾胃和補元氣。在《席弘賦》中有11次選用足三里穴來進行治療,用足三里來主治的病證不僅有脾胃虛弱不足之證,更有許多是其他臟腑不足之證以及實證。他把這種思想落實到了針灸的具體治療之中。如治療脾胃病胃中有積刺璇璣,三里功多人不知。又如倘若膀胱氣未散,更宜三里穴中尋。又如治療感受風寒濕之腳痛膝腫針三里。席氏通過調理後天來補益先天。賦中虛喘須尋三里中是指腎虛不納氣呼吸短促則喘甚的病證,可取足三里調理脾胃使氣血生化有源,補後天以充養先天,腎氣足則虛喘癒。賦中除了大量運用三里穴調理脾胃外,還特別注重針刺關元、氣海穴強正氣和元氣。如水腫水分兼氣海,皮內隨針氣自消。小便不禁關元好。這種重正氣,強後天的思想為後世醫家臨床實踐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6.總結

《席弘賦》撰成後歷代流傳不斷,影響深遠。自首載於明成化九年至正德年間(14731521)成書的《針灸大全》後,歷代針灸專著多有轉載。明嘉靖八年(1529年)高武《針灸聚英》、明萬曆十九年(1591年)陳言《楊敬齋針灸全書》、清嘉慶二十二年(公元1817年)刊印,清李學川輯《針灸逢源》、清道光三十年(公元1850)刊印,清王錫鑫《針灸便覽》、清光緒元年(公元1875年)馮文軒抄錄而成的《針灸穴法》等都有收錄、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吳昆《針方六集》載有《天元太乙歌》,其內容與《席弘賦》無大出入。席氏家傳針灸十二代,由宋到明,歷久不衰。其十二代分別是:席宏達(一世)、席靈陽(二世)、席玄虛(三世)、席洞玄(四世)、席松隱(五世)、席雲谷(六世)、席素軒(七世)、席雪軒(八世)、席秋軒(九世,字華叔)、席順軒(十世,字仁卿,秋軒長子)、席肖軒(十世,諱友欲,字信卿,秋軒次子)、席天章(十一世,肖軒次子)、席伯珍(十二世,川頁軒三孫)。當傳至第十代孫席信卿時,於傳子之外又傳徒陳宏綱,家傳變為師傳,並由單一傳習擴大為多人傳習。陳宏綱又招收徒弟劉瑾、康叔達、陳德華、盧庭芳、董誼、董仕氓、雷善、眷谷等24人,來自江西、廣東、四川、安徽、江蘇等地。使席弘流派不僅在江西本地具有深遠影響力,也使得席氏針法在全國得以傳播。這其中有兩個門徒貢獻頗大:一個是席派高徒陳會。他經過40年的醫療、教學實踐,編成十二卷的《廣愛書》,以歌、賦形式闡述針灸內容,傳承發展了席弘針灸技術。另一個是陳會門徒劉瑾,他受寧獻王朱權之命,輯錄其師《廣愛書》主要內容著撰《神應經》,書中大量記述了頗具特色的針灸選穴配穴處方及補瀉手法理論,發揚了席氏穴位手法並重的學術思想,此書傳播廣泛,影響深遠。此外席氏針法對後世醫家的臨床有很大的影響,如用《席弘賦》中的肚痛須是公孫妙,內關相應必然瘳、人中治癲功最高,十三鬼穴不須饒的選穴原則治療腹痛和癲癇。另外賦中用火針治痺症的方法被後世醫家運用治療膝骨關節炎取得了良好的療效。賦中的補瀉手法在現代臨床中一直被沿用,並被編入現代針灸教科書中。正是由於《席弘賦》流傳之深遠,意義之重大,因此有必要對賦中針灸學術思想做進一步挖掘和研究。

原載:《江西中醫藥》2016年第4

校核 包克新

 

杏林精粹

岐黃專論

交流平台

理論發微

臨床集錦

方藥索隱

各家薈萃

養生求真

旴江醫學

藥效奇觀

五運六氣

醫案集腋

心理研討

正在構建

在構建中

將要構建

準備構建

即將構建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杏林論壇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