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與基礎研究

關於中醫學的性質及其科學內涵

 

中國   寧夏中醫男性病研究所   楊文彩   楊文斌   梁巍   薛棟   曹小賓


       [ 內容提要 ]  本文旨在更高更深的層次上闡述以下問題:1. 氣一元論;2. 形氣轉化論;3. 全息論;4. 陰陽矛盾論;5. 五行系統論;6. 控制調節論;7. 以外揣內論;8. 整體調節論;9. 天人相應論;10. 運動變化論。以此十大學術觀點來探討中醫學的性質及其科學內涵。認為中醫以中華民族獨特的宏觀整體、協調、協同思維方式將研究對象置於——這個大系統中以系統整體、全息統一、運動發展、普遍聯繫等觀點和方法予以全面認識。中醫學最本質的特點是以特殊的民族形式構成了她獨有的表現形式,以科學的整體運動規律構成了她獨有的的本質內容。形成了具有中華民族特點的一門關於人與宇宙時空統一整體運動規律的科學。

 

 

        一、中醫學的性質


        中醫學的最本質特點是:以特殊的民族形式構成了中醫學的表現形式,以整體運動規律的科學性構成了中醫學的本質內容,從而形成了具有中華民族特點的一門關於人與宇宙時空統一,整體運動規律的科學。她是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哲學並數學科學的交叉產物,同時具有其基礎和應用學科的雙重特點。
    在民族形式方面,中國自古迄今是以中國傳統文化為根本,形成了中國式的醫學概念和醫學理論。她首先把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哲學的術語概念引入到中醫學理論體系中,充當了中醫學的術語和概念。如病因學中的風寒暑濕燥火、方劑配伍中的君臣佐使、中藥學中的四氣五味等。
        其次憑藉了中國哲學的觀點和方法來歸納和總結醫學理論。如以“氣一元論”的觀點認識人體的組成、機能活動、生化代謝和宇宙物質的統一性;以邪正相搏的對立統一觀點說明疾病的發生和發展,以陰陽五行的對立統一,相生相剋說明生理、病理的運動變化、相互聯繫、相對“平衡”和“失衡”,以陰陽五行的失衡表現歸納診斷和辨證以糾正陰陽五行的失衡以確定治法;以藥物的四氣五味治療病證;以五行系統說明人體局部與整體、整體與環境的關係,以模糊數學理論來研究人體正常生理、病理的程度,疾病性質的程度,藥物的“量”等,把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疾病放在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哲學並數學科學之時空系統中進行研究,這在世界科學技術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1、中醫學的自然科學屬性
        自學科學是研究自然界物質(包括人體)運動、變化與發展的本質和規律的一門科學。中醫學具有自然科學的屬性。她以人做為研究中心、著重探討機體生、長、壯、老、死的基本規律,以及病理變化的機理、防治疾病的措施等。這樣就把人做宇宙的一個子系統放在宇宙這個時空統一的母系統(或稱人與宇宙為巨系統)中來研究,從而證明瞭人這個子系統的發生學狀態決定了母系統的時空場運動規律,同時還認為世界的本源是物質的,是充塞於整個宇宙的、運動不息的、肉眼看不見的精微物質——“氣”。人也同樣是“氣”形成的。它在《黃帝內經》中就做了精僻的論述,如“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天地合氣,命之曰人”,肯定了人是氣所組成的物質世界的一部分(這堛滿妙臐豕膃陵阞鑑峇@的均衡態之意,即物質存在的一種形式,包括“形而上者謂之道”)。在這一認識的前提下,中醫學展開了對生命、健康和疾病一系列問題的探討研究。她首先以氣的物質運動變化來闡述人的生命活動,認為是在氣的推動下,體內各種生理機能進行正常運行,此時人就處於機能健全的健康狀態;氣的日漸乏匱就意味著生命機能日益低下,即向衰老邁進;氣絕盡就宣告生命終止。正如《黃帝內經》中所言:“氣聚成形,氣散則分之。”
        中醫學認為許多疾病的致病因素具有物質屬性,稱為“邪氣”或“病邪”。中醫病因學就是著重探討這些致病物質的性質特點、致病規律和所引起的臨床表現以及預防措施的。中醫廣泛以自然現象類比人體生理、病理、診斷、治療。從一定程度上講,中醫學就是“自然醫學”,如以一年的四季(加長夏為五季)來類比人體五藏,肝春、心夏、脾長夏、肺秋、腎冬的生長化收藏的正常人體生化代謝。實踐證明這不單是牽強類比。五藏的生理功能確定具備五季的性質特點。《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篇》中以樹木堅脆的不同則表示抗病能力不同、生病各異,還如運用地球上的河流來類比人體經脈和運轉作用;根據河流受自然氣候影響後具有不同的變化來類比人體氣血的變化,如“天地溫和則經水安靜,天寒地凍則經水凝泣,天暑地熱則經水沸溢,卒風暴起則經水波湧而隴起。”“邪之入脈也,寒則血凝泣,天暑氣淖澤,虛邪因而入客,亦入經水之得風也。經邪運,脈其至也,亦時隴起。”在病因歸類上把一年正常的風寒暑濕燥火六種正常氣候叫做“六氣”,六氣的太過和不及致病者叫“六淫”,又根據風性疏散動搖、火熱沸湧上炎、濕性重濁、燥性乾澀、寒性凝滯收引等自然界物理變化的性質直接歸納和認識原因、病證,以自然界五色等直接用於診斷。藥性的溫熱寒涼也出於對春夏秋冬溫熱寒涼的觀察和體驗,凡是發熱性疾病服了某些藥(如石膏、黃連)就感覺到清涼,熱病就得到解除,於是將這類藥物歸類於寒涼藥,同時總結出“熱者寒之”的治療原則;相反有寒涼表現的症、證,在服了某些藥(如乾薑、附子)就感覺到溫熱,寒病得到解除,於是把這些藥物歸類於溫熱藥,同時總結出“寒者熱之”的治療原則,(當然這只是在粗淺程度上解說,更深層次上與方劑配伍的君臣佐使,辨證論治、遣方用藥等有密切的關係)等等。總之,通過直接的體驗和觀察許許多多的自然現象,都直接成為中醫學的用語和原理,這與近代西醫興起時直接從人體入手,並與當時的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科學技術用語,從解剖、儀器觀察、實驗分析的命名與說理不盡相同。更為重要的是,中醫學還把對自然現象進行抽象、概括、總結出來的理性認識——哲學原則,做為認識論中的理論工具來類比推理人體的生理、病理、診斷和防治。如以“氣化論”類比人體,說明“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以形氣轉化類比人體合成和分解代謝,以陰陽的矛盾對立統一來說明人體和疾病的對立統一、消長轉化關係,以及用於指導診斷治療;以宇宙五行模型做為理論工具類比人體與自然界事物都是同一模型,並與自然界“同行”通應收受,“異行”相生相剋,相互聯結成一個有機的整體,以五行之間的生克制化、自控調節說明正常相對獨立、系統整體和相對平衡;以五行的乘侮、子母互犯說明病理以及診斷和治療的原理等。同時在更高的層次上說明人體是一個巨系統,人與自然宇宙是一個超巨系統,而且系統與子系統之間有著全方位的綜合性影響。
        中醫學從人體構成到氣化代謝,從形成到精神、從局部到整體、從整體到環境,從病因的六淫到陰陽的屬性,從發病的邪與正、病證的陰與陽、表與堙B寒與熱,到正治與反治、異法異方、同病異治,異病同治,從藥物的四氣五味,升降浮沉,到方劑的陰陽表媟髒鶼H涼,補虛瀉實等都是運動、相互聯繫、相互轉化的辨證觀點,同時以“形而上者謂之道!”為最高哲學綱領,並貫穿於整個學科的至始至終。正由於這樣,中醫形成的生命觀、疾病觀、養生觀、治療觀等醫學基本觀點乃至她的醫學模式都帶有強烈的運動、整體和辯證的科學性和先進性。中醫學認為生命起源於自然界物質,人不單純是生物意義上的人,而是形神的統一體,並且和外界環境相聯繫,人體有合乎目的性的系統控制,勝複調節的穩定性。形氣轉化揭示了世界統一性的物質根源。疾病關乎邪正兩方面的對立統一,是陰陽矛盾失去動態平衡的表現;養生預防適應環境、勞逸調節、調神養形;治療上上工治未病,即防病防變,必求其本。要因時、因地、因人制宜,要處理好“守恆”與“達變”的有機統一,要辨證論治。這些都比傳統的西方醫學要高明,她的醫學模式“自然——社會——生物——心理”比現代“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更為合理。

 

        2、中醫學的社會科學屬性
        社會科學是研究人類社會運動變化和發展規律的科學。人是自然界物質發展深化演化的最高級產物,但不單純只有自然屬性同時還有社會屬性。人是社會的組成因子,人的存在給社會帶來一定的影響,同樣也帶來一定的醫學現象,社會環境也給人類一定的影響,中醫學注重從社會角度進行考察研究人,故她具有社會科學的特徵。
        社會事件做為一種信息作用於人,就會引起人的情志變化,如喜怒憂思悲恐驚。喜怒哀樂雖為人之常情,但真正超越了一定的範圍介值,就會引起人體氣血紊亂,導致疾病的出現,如名醫朱丹溪曾指出:“憂怒鬱悶,昕夕積累……遂成隱核。……數十年後,方成瘡陷,乃成為嵒。”(朱震亨《格致餘論》63頁,人民衛生出版社1956年版)。其意為人際關係緊張,日久可以導致乳腺癌的發生。前人在觀察中認為精神刺激因素作用於人,有一定的系統性,如《黃帝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說:“人有五藏化五氣,以生悲怒喜憂恐”。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不同的情志變化,首先傷及相應的臟,如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悲傷肺,恐傷腎,所傷的結果首先是氣亂,如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由於氣機的紊亂,必然影響到氣血精(津)液的變化,或為虛或為實,於是破壞了正常生理機能的進行,人體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心為五藏六腑之大主,精神之所舍。如《黃帝內經·素問·靈蘭秘典論》中所述:“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神乎神,耳不聞,目明,心開而志先,慧然獨悟,口弗能言,具視獨見,適者昏昭然獨悟,若風吹雲,故曰神”(《黃帝內經·素問·八正神明篇》)。神的活動是經“五神”和“五志”來表現的。所謂:“五神”即“神、魂、魄、意、志”分屬五臟(五臟所藏:“心藏神、肺藏魄、脾藏意、肝藏魂、腎藏志”(《素問·宣明五氣篇》)。並認為,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又從五志發展成喜、怒、悲、思、憂、恐、驚七情之說。這些論述說明了人的心理活動和身體的生理活動密切相關。現代醫學也從邊緣科學入手,注重疾病的社會背景研究,相繼建立了醫學心理學諸多學科。而中醫早在二千多年前就非常注意疾病的社會根源,並有非常系統的理論。

 

        3、中醫學與哲學
        中國古代哲學思想為中醫學的形成和發展提供了堅實的哲學基礎。因為這些哲學思想本身就是人們力圖揭示世界本來面貌的理論思維產物,哲學思想融進中醫學,與豐富的醫學知識和醫療經驗相結合,就形成了中醫理論體系中眾多的科學內容,並指導臨床實踐。
        哲學是建立在各門具體科學之上的,它的進步是以其他學科成就作為土壤,中醫和哲學的關係就體現在一方面是哲學指導醫學,另一方面是中醫學豐富和發展了中國哲學思想。這表現在多方面,譬如在“道”、“形神學說”、“天人相應”關係學說;以及陰陽五行學說等方面,中醫學都有獨到的理論,《黃帝內經》構成了一個從先秦諸子到王充,範縝和張載之間的一個重要發展環節。關於陰陽之間的相互關係,關於五行之間的生克乘侮,也都是在中醫學的典籍中最早提及或者充分展開討論的,許多哲學家又是借助中醫學的某些知識進行他們的哲學研究。大量事實說明:中醫學還豐富了中國哲學內容,促進了哲學的發展。

 

        二、中醫學的科學內涵


        中醫學是關於人體和疾病整體運動規律的科學。歷經幾千年而不衰的根本原因不在於她的特殊的民族表現形式,而在於她的客觀的科學內容——整體運動規律。醫學科學本質上應是非民族形式的,因此,歷史上形成的民族醫學必將在更高層次上走向統一,這是客觀規律。為此就中醫學的科學內涵做一深層次的探討是很有意義的。

 

        1、氣一元論。

    氣一元論是中國古代人們關於宇宙起源論的認識。中國古人認為宇宙的本源物質是“氣”,無形的“太虛”(宇宙空間)是氣,有形的萬物也是氣聚合成形的,形散則為氣,形氣不斷轉化,物質不滅,連續永恆;氣不是僵死的,氣又推動和激發著萬物的生生化化,故氣化是指物質的一切形態運動變化。《周易·系辭》中即指出“天地氤氳,萬物化醇”。《黃帝內經·素問·六微旨大論》中也說:“夫物之生於(氣)化,物之極由乎變,變化之相搏,成敗之所由也,故氣有往復,時有遲速;四時之有,而化有變。”強調了萬物變化的成敗盛衰。皆源於氣的運動。“氣”是看不見的客觀存在。它在概念上的形成是緣於自然形象的,如天氣、地氣、風氣、寒氣、火氣;還如人體之氣,它是指食入的水穀之氣與天空清氣結合而成。“真氣者,所受於天,與穀氣並充身者也。”(《黃帝內經·靈樞·刺節真邪篇》);氣,充斥於茫茫宇空,不聚合成物體時就是氣,聚合成物體的就是形。正如《黃帝內經·素問·六節藏象論》中所述的那樣:“氣聚成形,氣散則分之”,所以宇宙的有形與無形之物都是源於氣,它深刻地反映了宇宙的本質。而人作為萬物之靈,也是氣構成的,“天地合氣,命之曰人”、人以“天地之氣生”,中醫學用以說明生命起源、正常生理、病理變化、臨床診斷、辨證治療,有效地指導著自己的理論體系的發展和臨床實踐。
        氣一元論的科學意義首先是堅持了物質世界本身是研究“形而上”與“形而下”並存的哲學原則。刻畫了一幅活生生的物質運動變化圖。它是關於宇宙本原物質是連續性的間斷性的統一,是同一性和多樣性的統一,宇宙是一個不斷運動變化,相互聯繫的整體思想。其次是氣一元論的哲學思想比西方傳統的“原子論”更具科學性。

    2、形氣轉化論。

 形氣轉化是指一切物質形態的運動變化,包括形化氣、形生形、氣生形等形式。無形之氣聚合為有形之物,這是氣化形成的過程,就人體而言,《醫門法律》便以“氣聚則成形,氣散則形亡”來表述。有形的物體產生以後,在氣的推動激發下,相互之間進行相互轉化,如人體內的津液通過氣的作用可轉化為血,或者變成尿液或者汗液。攝入水穀之氣後,可生成人體新陳代謝需要的成份和能量,因此,氣化過程(即形氣的轉化)實際上是物質和能量的轉化過程。就生命活動來說,它又概括各種新陳代謝活動。
           氣轉化,就是萬事萬物的生成—消滅—再生成過程,所以物質是不滅的,過程是連續的,生化是不停止的,如《黃帝內經·素問·六微旨大論》中所述:“不生不化,期之靜也。……在生化乎……故無不升降,無不出入。”這是古人對物質世界運動連續、永恆、絕對性的認識。形成轉化本身就是對新陳代謝這一宇宙不可抗拒規律的深刻表述。
        中醫學認為:不僅形體是氣聚合成形的,而且各種生命活動也是由氣的運動所產生。如《黃帝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說:“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悲、怒、喜、憂、恐”。從中肯定了精神意識是物質運動的產物或者為存在的另一種形式。同時以形氣轉化的觀點來闡述人體正常生理、病理、診斷、治療等。在中醫學中貫穿了氣與形的相互轉化,包括有形的間斷性物質和無形的連續性物質是可以相互過渡的,萬物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界限,它與現代物理學中波粒二象性以及關於自然界物質形態相互轉化和物質不能創生也不能消滅的思想是相通的,它的科學意義在於斯。

    3、全息論。

    全息論主要是指古人把陰陽五行做為宇宙全息元。因此,人與宇宙萬物都有全息的性質。
        中醫學研究的對象是人,而人又是整個宇宙的縮影(即人是一個小宇宙),即人與宇宙全息統一,這個觀點貫穿於中醫學理論體系的自始至終。我們的祖先創造性地利用了宇宙全息觀點來研究人體生命科學,即從部分研究整體,從小系統來研究大系統,反過來從整體研究部分,從大系統中研究小系統,從而給中醫學的很多現象提供了宇宙理論的科學依據。例如,中醫學就認為血的生化涉及到五臟六腑各個組織器官,血液中凝聚著人的生命氣息,通過血的變化來認識和診斷全身疾病。中醫學的“藏象”理論更具有全息特色,她從外觀的生理、病理表現來測知藏於體內的臟腑系統變化(包括生理病理變化)。正如明代醫學家張景岳在《類經》中說:“象,形象也。藏居於內,形見於外,故曰藏象。”藏象學說的主要特點是以五臟為中心的整體觀,這一整體觀主要體現在五臟與形體諸竅聯結成一個整體。五臟各有外候,與形體諸竅有特定的聯繫,按照藏象學說的理論,心,其華在面,其充在脈,開竅於舌。那麼,舌、面都有心的縮影,同時舌、面也有五臟乃至全身的縮影,中醫臨床上通過舌、面、眼睛等外在表現來測知內在臟腑的生理及病理,還以精神情志的變化來測知內在臟腑系統的生理和病理,因為五臟的情志變化各有所屬,如《黃帝內經·素問·宣明五氣篇》中說:“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一方面溝通五臟與情志之間的關係,從而保持著體內外之間的相對平衡。五臟是一個系統,人體是一個巨系統,人體與宇宙又是一個超巨系統,宇宙的時空統一變化時時刻刻影響著人體臟腑變化。在中醫藏象、經絡、診斷、辨證以及研究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等等方面無處不體現全息思想。全息論的科學意義在於說明中醫學是符合自然規律的科學,也是中醫學永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因之一。

    4、陰陽矛盾論。

    陰陽論屬於中國古代哲學範疇。是在“氣一元論”的基礎上進一步說明宇宙事物的現象與運動變化和運動發展的原因的學說,是當時人們認識自然和解釋自然的方法論。更確切的講即古代一種哲學意義上的矛盾論,即“對立統一論”。
        陰陽學說認為:世界是物質的,物質世界是在陰陽二種物質的相互作用下孳生、發展和變化著的。因此,認識世界,關鍵在於分析即互相對立、又相互統一的二種性質(陰陽)之間的相互關係及其變化。這一基本認識深深地滲入到中醫學領域,指導著歷代醫家的認識和實踐活動。故《景岳全書·病傳篇》也指出:“明於陰陽,如惑之解,如醉之醒。”這些論述突出了陰陽學說的方法論性質及其在中醫學中的地位。中醫學中的陰陽論不再是專指某一個別的、具體的東西,而是表示從事物的具體特性或現象中抽象出來的相互參考的整體的屬性。元代名醫朱丹溪在《局方發揮》中便說:“陰陽二字,固以對待而言,所指無定在、或言寒熱、或言血氣,或言臟腑、或言表堙B或言虛實、或言清濁、或言上下、或言邪正、或言生殺、或言左右……”, 上述論述明確陰陽所指的範圍。如在說明人的病理變化時,有兩類常用術語:“陰盛則陽病”和“陽損及陰”儘管他們都蘊含著陰陽的對立統一之意,但前一術語的陰和陽,分別就是陰邪和陽氣而言的,指的是致病因素和抗病能力之間相互關係,陰邪的過分亢盛可以導致人體陽氣的病變;而後一術語的陰和陽分別是指人體自身的機能活動或物質基礎而言,如陰血虧虛發展下去可以損傷陽氣。上述二者表達的都是常見病的病理機制,但各自的內涵卻有著質的不同。中醫學以陰陽矛盾論作為說理工具,在理法方藥各個方面主要用於說明人體結構、功能,人與外界的聯繫和正常人體陰陽矛盾的相對平衡;其次用於說明人體的病理變化;用於疾病的診斷治療;用於指導攝生預防。陰陽矛盾論的主要成就和科學意義是發現和應用了對立統一規律,並貫穿於中醫學,這在二千多年前是十分了不起的。中醫學的許多醫學原理之所以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此。

    5、五行系統論。

    五行論是在氣化論、陰陽論基礎上發展而來的,是氣化論,陰陽論的發展和具體解釋。是人們關於宇宙構成運動變化,相互聯繫的世界觀和方法論。
        中醫學繼承和發揚了我國古代的五行論,建立了以五行五臟為中心的人體模型,用以說明人體的結構、功能、內外聯繫以及自控調節機制,還以五行生克乘侮說明生理、病理變化並用於診斷防治,使中醫學理論成為一個獨特的體系,含有系統論的特徵。

    6、控制調節論。

    控制調節論突破了以分析為核心的研究方法,將事物(包括人體)進行整體綜合的動態研究,以“系統、信息、反饋”原理為其重要概念,這種理論與中醫學在研究人體在科學研究方法上有驚人的相似,可以說是在極早中醫就應用了控制調節論。中醫學認為人體有規律不停地運動、變化著,對外是一個開放系統,內部是一個自我調控的閉環系統,理論上以陰陽五行,天人相應等學說做為高度概括,實踐上採用四診手段以不打開“黑箱”的方法收集輸入輸出信息,掌握人體的常態和病態。從而應用了反饋調節法,逐步完善了所用的方藥,這就是中醫學的科學內涵,也是中醫學的控制藝術。中醫學的五行類比方法極富控制調節思想,五行生克制化展示了人體自調系統模型的雛型。其自調系統的信息、程式、調節方式有如下特徵:五行生克是動態信息;相生是傳遞促靜信息過程,相克是傳遞促動的過程,是相互矛盾的兩種動態信息,是多路多極控制相生相剋信息都可在系統內傳遞,五個子系統各自都參加信息傳遞,任何一個子系統都對其他四個子系統接受或施以生、克兩方面的影響。其程式指令是相生始於水,而水由金生,相克始於金,而金由火克,五行都包括在這種迴圈之中;五行的狀態變換是閉合變化,無論是生還是克,都是因果迴圈;在連續狀態下呈週期性,表現為閉合變換,而閉合變換是穩定系統的條件之一,它的反饋原理是五行生克具有正負反饋調節,強調以負反饋為主,保持人體陰陽平衡,使系統穩定。這是機體內部自我調控系統,同時對外(自然、社會環境)又呈開放系統,把人放在“天—地”這個大系統中進行整體、綜合性的動態研究。
        其次,中醫學的“辨證論治”程式也是一個完整的控制調節程式。
        控制調節論的形成、發展成為一種方法論,並用之於中醫學並不是偶然的,而是與中華民族的思維方式分不開的,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產物。

    7、以外揣內論。

    以外揣內論就是通過外在表面現象,以揣測分析其內在變化的一種認識方法。
        中醫學對人的生理、病理的許多認識都源於這一方法。如藏象理論的主要觀點大都是這樣形成的。所謂“藏象”,唐代醫家王冰在疏注《黃帝內經》時說:“象,謂所見於外,可閱者也”。明代醫家張景岳說得更清楚“象,形象也。藏居於內,形見於外,故曰藏象”(《類經》)。可見“藏象”就是從外在的信息推知的臟腑內在聯繫的圖像。
        因為人體是內外統一的機體,內外之間陰陽相互影響,互為因果,可以從陰(內)見陽(外),也可以從陽(外)見陰(內)。根據望聞問切獲得的機體外在表徵,以推知機體內在的運動變化,如果人的氣色聲音形態出現了異常,就說明臟腑有了變化;相反,如果瞭解了臟腑的病變,也可推知臟腑機體外部的症狀體徵。這是以外揣內由表知堛犒D理所在。實際運用中,主要是以外揣內,由表知堣妒k。《黃帝內經·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中指出:“以我知彼,由表知堙A以觀過與不及之理,見微得過,用之不殆。”就肯定了這一方法的普遍意義。
        以外揣內論是中國的控制論思想,並用之於中醫學,中醫學中雖沒有控制論這一提法,但其精神實質是相同的,尤其是“黑箱”方法,對於機體內部有著複雜聯繫而不變於打開逐項分析、而打開後有可能破壞干擾原有狀態的研究對象,特別是生命體活的過程和變化,以外揣內論主張用活的機體進行研究,即用“黑箱”方法進行探究,通過對“黑箱”輸入某些已知信息,獲得“黑箱”反饋的信息,再就對輸入和輸出的信息進行比較研究,就可測知“黑箱”內部的聯繫,並把握其運動變化的規律。由於這一規律沒有肢解對象,干擾和破壞對象本身固有的各種聯繫,被觀察認識的對象是固有的特性和變化。因此,這一方法對於許多複雜現象,特別是生命過程之研究,具有其他任何方法不可替代的優越性。
        現代系統論認為,複雜事物中除有因果聯繫、結構聯繫外,還有諸如系統聯繫、功能聯繫、起源聯繫等多種聯繫。聯繫的多樣性決定了系統的多樣性。人的內部聯繫也具有多層次、多管道、多環節等多樣性特點。因此,借助以外揣內論測得的聯繫,就遠遠超過肢解方法一般所只能獲得的單純的直線因果鏈環。中醫藏象理論之所以能包括許多超結構的聯繫,如“腎主骨”、“腎開竅於耳”、“肺主皮毛”等,原由系於斯。中醫學的藏象理論是從一個特定的角度去認識人的系統聯繫的全部,所以它儘管與建立在解剖分析基礎上的生理系統差異較多,卻同樣自成一體。而且隨著認識的深化,“腎主骨”、“腎開竅於耳”、“肺主皮毛”等理論已經從鈣的代謝,內耳與腎單位的微觀同構和機体系統演化等角度,部分打開“黑箱”地予以闡明。故以外揣內論具有堅實的科學基礎,它在複雜的系統研究中具有非常廣闊的前景。

    8、整體調節論。

    整體指的是統一性、完整性和聯繫性。整體調節論就是強調觀察和分析處理時,須注重事物本身所固有的統一性、完整性和聯繫性(包括事物內部、各局部、內部與外界的相互聯繫的調節平衡)。
        中醫學非常重視機體本身的統一性、完整性和內在臟腑器官之間以及與外界環境之間的相互調節平衡關係。它認為人是一個有機的整體,構成人體的各個組織器官,在結構上是相互構成的,在病理上是相互影響的。首先人體是由若干臟腑器官組成的,在結構上是相互溝通的,任何局部都是整體的一個組成部分,與整體在形態結構上有密切的關係。就基本物質而言,組成各臟腑組織器官並維持其機能活動的物質是全息統一的(即精、氣、血、津、液),這些物質,分佈運行於全身,以完成統一的機能活動,組織結構的整體性和基本物質的同一性,決定了各種不同機能活動之間的密切聯繫,它們相互制約、存在、協調統一。心理和生理是人的兩大基本機能活動,心身之間就存在著相互依賴、相互促進,相互制約的協同關係。所以,醫界前賢強調:“形與神俱”、“形神合一”,認為人的正常生理活動是生理和心理的有機融合。
        人體各個臟腑、組織、器官都有各自不同的機能,這些不同的機能活動都是整體活動的一部分。它一方面受整體活動的制約和影響;另一方面又影響其他機能活動,從而使機能活動表現出整體統一性。人體雖然以五臟為中心,形成了五個功能系統,然而五者並不是並列的,心在五者中間佔據主導地位,靠心的組合主宰,各個系統才能體現協調的整體性,人才能生機不息。
        中醫學各臟腑之間的關係極為複雜,中醫學借助陰陽五行學說,以“陰平陽秘”、“亢則害,承乃制,制則生化”等理論,從宏觀上來說明各臟腑機能之間相互制約、消長、轉化和相生相剋、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等錯綜機制。中醫學正是憑藉著這些調控機制,各個臟腑之間維持著協調平衡,從而使整體處於運動變化之中的穩定狀態。在這種整體觀念基礎上所體現的制約觀、穩態觀,對中醫生理學的發展有著重要意義。
        中醫學不僅從整體探索生命活動的規律,而且在分析病證的病理變化機制時,著眼於分析病變所反映的整體病理狀態,以及局部病變對整體的影響,把局部病變與整體病變統一起來考慮。如舌通過經絡直接或間接的與五臟相聯繫。“查諸臟腑圖,脾、肝、肺、腎無不系根於心,核諸經絡,考手足陰陽,無脈不通於舌,則知經絡臟腑之病,不獨傷寒發熱有苔可驗,即凡內外雜證,也無一不成其形,著其色與舌。”(《臨證驗舌法》)。局部與整體是相互聯繫的,現代生物全息律研究結果也表明:生物體某些局部的變化,可在相當程度上一定的方式反映整體的、內在的情況。故古代中醫學家創造並發展完善的,通過舌、脈及體表一些部位的變化情況,以揣測和判斷內在臟腑及全身機能狀態的一系列方法、經驗和理論,是整體調節論指導下的天才創造和傑出貢獻。
        整體調節論融貫在中醫學的各個方面,臨床治療用藥也強調整體調節論,如“肝開竅於目”,肝和目的關係十分密切,故臨床治療眼科疾病,常常從調治肝入手,每可獲捷效,等等。
        其次最重要的是人與外界環境、人與社會的整體調節性,限於篇幅,此處不贅。

    9、天人相應論。

    天人論是我國古代人們關於天地自然界的起源、運動變化、人的起源、人在自然界的位置、作用,以及人與自然的關係等形成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屬於中國哲學範圍。
        醫學研究的對象是人,然而人不是孤立存在的。《黃帝內經·靈樞·歲露篇》明確地說:“人與天地相參也,與日月相應也”。因此,詳盡考察人體時,就必然考察於天,考察天人關係,天人論的主要內容,也就在於天人關係。
首先天人論認為:“自然界的本源物質是“氣”,人體也是氣聚合成形的,並且是形氣轉化,氣是在升降出入中運動變化的。“氣”派生為陰陽二氣,陰陽是天地之道。人體也是以陰陽為根本的。《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中說:“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於陰陽。”肯定了凡有生命的東西,都與“天”相通,都以陰陽二氣為生存的根本,以陰陽的相互作用為運動變化的根據。自然界的陰陽與人體的陰陽是相互通應的。在時間規律上,天有日、月、季、年的不同節律變化,人的生物節律與自然界節律變化的同步相互通應。《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說:“故陰陽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氣生,日中陽氣隆,日西而陽氣已虛,氣門乃閉。”《黃帝內經·素問·脈要精微論》論四時平脈春弦夏洪秋毛冬石之不同。還如木火土金水為自然界的五大物質系統,人體亦然,並且與自然界五行系統是相互通應收受的。《傷寒雜病論》中說:“天佈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同時地理區域對人的體質、疾病、醫治同樣有影響。自然界的氣候如風寒暑濕燥火的太過與不及也會對人體起極為重要的作用。
        總之,“天人相應”是一個最普遍,也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其焦點在於說明天地自然同一法則,同一規律,具有相似性、自然性。這就是《黃帝內經·素問·至真要大論》說的“天地之大紀,人神之通也。”《黃帝內經·素問·舉痛論》上說:“善言天者,必有驗於人”,而且雙方都是相通的,天地的陰陽五行變化與人體的陰陽五行是相互通應收受的。因此,中醫學以“人以天地之氣生”、“天地合氣,命之曰人。”來說明生命來源於自然界物質,肯定了生命的起源。同時認為“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論述了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是由精化而來的,其中還有一個最核心的問題是天人共同在五行(本身含有陰陽)中相生相剋、對立統一的矛盾中按同一規律運動變化和發展,自然界中經歷著生長化收藏,人經歷著生長壯老死的過程——這就是“天人相應”。中醫以天人相應理論用以說明人體的生理、病理、診斷、治療、攝生預防等,已引起了全世界有識之士的極大關注,它必將對生命科學以積極的促進。


        10、運動變化論。

    中醫學中包含著豐富的“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科學內容,因而它有很頑強的生命力。她的世界觀基本點是,世界是物質的,物質是運動變化的,物質的運動變化不是孤立的,而是聯繫的,同時認為對立統一法則是宇宙的根本法則,而中醫學理論中天才的貫穿了這些思想,如《黃帝內經》從“氣一元論”等觀點出發,論人體之組成是“人以天地之氣生”,論人體之生理機能、抗病能力是“正氣”,致病因素是“邪氣”;疾病發生發展就是“邪正相搏”的作用表現;關於“神”的認識更具“道”的哲學觀點,所以中醫學就沒有陷入西方中世紀醫學的覆轍;“靈氣論”未滲透到醫學理論中來,醫學也未被僧侶階級所壟斷,這就是中醫學之所以能夠發展的根本原因之一。中醫學不但把自己的理論建立在哲學的基石上,而且她自發地運用了許多辯證法的觀點,其中,以運動、發展變化的觀點認識生理、病理、診斷、治療,這種認識觀是很符合辯證法的。中醫學認為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包括人體和疾病不是靜止的,而且是不斷運動變化的。如《黃帝內經·素問·六微旨大論》中說:“物之生,從乎化,物之極,由乎變。變化之相搏,成敗之所由也。”至於人體,每時每刻都在運動變化著,一生經歷著生長壯老死的過程。疾病也都是運動變化的,尤其是外感熱病尤為明顯,這種運動變化的根本原因,不在於事物外部,而在於事物內部的陰陽矛盾的對立統一、消長、轉化,陰陽矛盾是事物“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它成功的把對立統一用於理法方藥的各個方面,眾所皆知,本文不再贅述。在世界科學史上,自古迄今,把運動變化貫穿於本學科的自始自終各個方面,除中醫學外,實屬罕見。這種運動變化觀與孤立靜止觀形成鮮明對比,是中國哲學與中醫學有機結合的優長,對於現代科學(包括生命科學)極富啟迪之作用。

        參考文獻:

        1. 樊鼎《中醫理法方藥精要》  遼寧科學技術出版社,19916月。
        2. (美)J·M·肯迪尼《東方宗教與哲學》  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12月。
        3. 李致重《中醫復興論》  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20041月。
        4. 李經緯等《中醫學思想史》  湖南教育出版社,20064月。
        5. 王琦《中醫體質學》  人民衛生出版社,20058月。
        6. 李德新《中醫基礎理論》  人民衛生出版社。1992
        7. (美)約翰·B·諾斯等《人類的宗教》  四川出版集團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5月。
        8. (美)I·G·巴伯《科學與宗教》  四川出版集團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5月。
        9.(荷)貝·霍伊卡《宗教與現代科學的興起》  四川出版集團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5月。
        10.(英)J·利奇蒙德《科學與形而上學》  四川出版集團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5月。
        11. 黃竹齋《傷寒雜病論會通》  陝西省中醫藥研究院印,1982年。
        12. 方藥中等《黃帝內經素問運氣七篇講解》  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19846月。
        13. (晉)皇甫謐《針灸甲乙經》  清光緒114月明存存軒刻本。

        通迅地址:中國寧夏固原市工農巷239
                             寧夏中醫男性病研究所
        電話:00869542029199
        手機:13649571999
        電郵:wencaiyang417@163.com

        Tel.: 011-86-954-2029199

        Fax: 011-86-954-2029199

        Email: wencaiyang417@163.com

 

        英文地址Address

Wencai Yang, Ph.D.

70-3 Gong Nong Xiang

Guyuan, Ningxia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洽詢地址Add.: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電話Tel.: (626) 288-1199

傳真Fax: (626) 288-4199

http://www.sotcm.com/Arrow.gif回到中醫科學雜誌(專業版)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