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與基礎研究〕

 

對中醫子午流注說的認識

 

中國•前中山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針灸科  梁震威


Zhenwei Liang:     Abstract: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of Zi-Wu Liu-Zhu (select the acupuncture point based on the Five Shu-Points of twelve channels matching to the heavenly stems and earthly branches), the rhythmical changes in circulation of channel Qi is related to chrono factors and affect the acupuncture treatment. 2 typical cases treated by acupuncture based on the theory of Zi-Wu Liu-Zhu were introduced here. For the best therapeutic effect, the author suggested that the materia medica application and acupuncture point selection should match to the most appropriate time based on the changes of natural phenomena and human physiological phenomena. Comprehensive clinical experiences and literature indicate that the physiological and pathological changes are related to chrono factors. e.g., the changes of endocrine and blood pressure in different times, episode rhythm of some symptoms or diseases, the human bodily activity rhythm of 23 days, the variation of cancer cells proliferative rate of mouse  in day and night.

 

    就中醫的幾個基本理論來說,整體觀念很強,對五臟六腑之間,以及機體與外界環境之間的相互聯繫非常重視。在中醫的針灸學,以子午流注說為例:古人認為針灸的療效與時間因素有著密切的聯繫,並強調經氣循行晝夜不息,每兩小時為一節段而變,即針灸與選穴應有晝夜的差異性。此論點能否反映客觀實際?是否有科學根據?頗有進一步研究的價值。

    我們的生活在節律上變化著,如心臟的搏動,肺的呼吸,工作和睡眠。子午流注是研究氣血運行於經絡的節律性。

    自然界也在節律上變化著,如白晝和黑夜,月亮的圓缺(如滿月,塑月和望月),一年四季的變化,每日的潮漲、潮退,又如六十年一個甲子回頭等等都有節律性的變化,週而復始,這是古人的經驗談。

    前蘇聯曾有人報導,從人出生的第一天算起,人的體力活動以二十三天為一個節律;子午流注以十天干(甲、乙、丙、丁……)為主日,氣血運行於經絡,以十日為一大週期週於全身,每日十二小時小週於全身。陽干三十穴,陰干三十六穴,共六十六穴。

    該報導強調研究生物節律對醫生診斷病情有重要作用。例如根據機體對藥物作用的靈敏節律正確選擇服藥時間。大部分藥物既能治病,也有副作用。因此,選擇一個既能使藥物發揮最大的效用,又能使其副作用抑制到最小的時機是極其重要的。他們發現了小白鼠身上癌細胞一晝夜之間的繁殖節律。早上癌細胞生長特別快,傍晚次之,於是給其中一組小白鼠在清晨五點鐘服抗癌藥,那時正是癌細胞繁殖高潮到來之前;另一組小白鼠在傍晚五點鐘服抗癌藥,結果是清晨五點鐘服用的抗癌藥的效果要好得多。

    古人治瘧之服藥均選在病發作之前,其療效均勝於瘧發作之後,這也是人所共知之事實。又如痛經的治療也應掌握每月月經的規律性。在晝夜的不同時刻服藥的效果是不一樣的。選穴行針,在時間上尋求疾病的節律性而進行,這也是應該的。如哮喘發作之初起進行針灸比哮喘持續狀態已久之止喘的療效差異性很大,這是為針灸醫者所體會的。

    針灸與選穴應有晝夜的差異性。子午流注強調經氣循行晝夜不息而有節律性,這種節律性又與機體與外界環境、機體的內在環境密切聯繫著。現代醫學科學的研究證明,內分泌方面腎上腺皮質激素:17羥皮質類固醇,17酮類固醇,醛固酮,去氧皮質酮等,在機體內的排出量有晝夜的變異,[1]在不同時間的排量可以超過平均量的50%,尿中17羥皮質類固醇一小時的排量在上午8~12點最高(相當於辰時、巳時和午時),晚間12~2點最低(相當於子時和丑時的中點),血漿中的17羥皮質固醇的水平與尿中的排量平行。 二者在上午9點(即辰、巳之交)的最高水平為晚間1點(即子時之末)的最低水平的2~3倍。由於17羥皮質類固醇的半衰期是4小時,尿中和血中達到最高水平的時間必然晚於腎上腺皮質形成和分泌最活躍的時間數小時,因此按DiRamondo等的計算[2] 腎上腺24小時分泌皮質醇總量的70%是在半夜12點至次晨9點之間分泌的(即子時的中點至翌日的辰時之末),換言之,腎上腺皮質的分泌活動主要是在睡眠時間進行,倘對某穴位進行針刺能對皮質激素的分泌有興奮或抑制作用,並配合其分泌活躍的時間同時進行,這豈不是對針灸的療效更能起促進的作用,因皮質激素的分泌,在生理上對蛋白質、醣、脂肪代謝有調節作用。對神經肌肉的應激性,對抗炎症和抗變態反應的作用,尤以醛固酮對體內鉀、鈉排泄的調節,對水平衡的影響,並在一些有水腫的疾病如充血性心力衰竭,腎變性病及肝硬變患者,其尿中醛固酮的排量大為增加,一般它白天的排量比夜間為高。[3][4]

    在臨床上還有許多病種於24小時內具有規律性和週期性晝夜的變異,例如24小時內的血壓變化, H. A. Tony Zeeba氏的研究指出健康人早晨的血壓比晚間低。 平均收縮壓降低10毫米,舒張壓降低3毫米, 在早期的高血壓患者,變化非常大,收縮壓達到60~80毫米汞柱, 舒張壓可達到30~40毫米汞柱的波動; 相反,晚期的高血壓病患者,其血壓的變化早晨高而晚間低,在24小時內血壓波動用曲線來表示,其形態明顯地分為三種: 1)平坦形,曲線波動甚少;(2)波浪形,隨時間上下波動較大;(3)下頹形,即高血壓晚期,血壓早晨高而晚間低。除晚期高血壓患者外,大多數患者的血壓在24小時內的波動是有規律的,從夜間十二點至早晨六點最低(即子時至卯時的中點);從上午九時至十二時(即辰時起至午時中點),一半患者血壓還是低的;從十二時至下午三時(即午時中點至未時之末)達最高峰,以後又有下降的趨勢,到下午六時(即酉時)為最低點,以後又有一個上昇趨勢;到夜間九時(即戌時終)略高,以後又下降,到早晨六時(卯時)又恢復上昇。

    還有不少疾病,在臨床上也有明顯的晝夜差異性;例如支氣管哮喘患者多在深夜3~5點發作, 尤以心性哮喘患者(Asthmacardiale)亦多在下半夜發作;一般痛症均在夜間比晝間痛得特別明顯;又如五更泄瀉,據,《景岳全書》解釋為腎中陽氣不足,則命門火衰,而陰氣盛極之時,即令人泄瀉不止也。五更泄瀉就是最明顯具有時間規律的一個好例子。

    筆者曾參照子午流注一日分十二時的計算法用於余之內子上腹及脅痛,其治病於農曆之丙日,陽火合小腸腑,從第三環干支定時,並循第二環腧穴流注太白穴而過太沖;據四診該證屬虛而採用補手法;針刺後痛即止。又曾試於吾之幼子之哮證發作之際適為丙日,按第三環干支定時取穴經渠,以補手法刺之,肺部的干性哮鳴音過半小時後亦見減輕,哮咳緩解而漸漸消失,此療法比過去不按子午流注算法計時而行針,其療效似較顯著,但尚未能完全排除對患者被暗示療法的心理影響。此法曾適用於我自己的腹瀉亦有效,因而增加了我對子午流注的試用的興趣和信心。

    上述實例說明機體與外界環境相互聯繫著,機體內在環境也相互聯繫著,且不斷地起變化,並隨時調整以適應體內、外環境的不斷變化,機體在24小時內,有晝夜的變異性是客觀存在的。子午流注學認為氣血循行於晝夜不息而有節律性,以及針灸療效與時間因素有聯繫的論點是得以證實的,但其變化是否如子午流注那樣的規律,有待今後觀察。

參考文獻

    1.劉士豪編著:生物化學與臨床醫學的聯繫。 294~303, 1962

    2﹒Di Raimondo, V. C. and Forsham, P. H. Some clinical implication of the spontaneous Variation in adrenal corticlsecretory,activity Am. J. med.

21: 321, 1956.

    3.Gaunt, R, Reni, A:A and, chart, J, J: Aldosterone-a review J: clin, Endocrin and metab. 15: 621, 1955.

    4.鄺安坤、陳家倫、李素:醛固酮最新分離出的腎上腺皮質激素。中華內科雜誌,4, 399, 1956.

    5.鄺安坤編譯:關於高血壓病的蘇聯學說,94~98, 1956.



 洽詢地址Add.: 2712 San Gabriel Boulevard               
Rosemead, CA 91770 U.S.A.

電話Tel.: (626) 288-1199
 
傳真Fax: (626) 288-4199